王贏“哈哈哈?!钡男α似饋怼敖梃b,借鑒,不過真的和阿爾法比起來,那肯定是有差距的?!蓖踮A也是客氣了一下,邊上的奧列格性格直爽“差距肯定是有,但是不會太大,比起來一般的特種部隊,要強悍不少,你這狼巢是真可以啊?!闭f到這,奧列格再次長出了一口氣“說實話,比我預想的要好一百倍,我說這格列夫怎么一直說你這里可以,你這里可以,維塔將軍還真的就聽他的,鬧了半天,還是我孤陋寡聞了?!?/p>

奧列格話音剛落,就看見兩個穿著大花褲衩子的人,一人拿著一支呲水槍,穿著拖拉板,一個前面跑,一個后面追,兩個人玩的那是相當的開心,這一看,這兩個人正在這邊打水仗呢,倆人玩的也是興起,和邊上不少經過的人打著招呼,時不時的還拿著水槍沖著周邊的人招呼兩下,路過王贏和奧列格他們身邊的時候,小鐵牛和怨鐵?!肮贝笮χ?,一點都不客氣的還沖著王贏呲了過來,這一下,還呲到了奧列格的身上,王贏這一下有些著急了“你們倆邊上玩去,瞎鬧什么!”

小鐵?!昂俸佟币恍?,還又呲了王贏兩槍,一點沒當回事,和怨子龍兩個人天真無邪的又跑到邊上去了,那邊的訓練場上面的士兵還在訓練呢,這兩個人不管不顧的就跑過去了,王贏一看這情況,趕忙抬手“人家訓練呢,他們兩個干什么去這是!”王贏邊說就邊追過去了,緊跟著,讓王贏更加詫異的事情發生了,訓練場門口的幾個站崗士兵,壓根都沒有攔他們兩個,就跟沒有看見一樣,就把這兩個人放進去了。

王贏追過來的時候,這邊的士兵趕忙沖著王贏抬手敬禮,王贏有些生氣了“怎么回事,這種地方,能讓人隨便進去嗎?成何體統!你們就這么站崗的嗎?就這么負責的?”王贏說完,這幾個士兵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其中一個膽子比較大的猶豫了一下“狼王,這倆人我們也不敢攔啊,怎么攔啊,你說!”

王贏楞了一下,轉頭又看了眼奧列格還在那邊等著呢,他轉身抬手一指“你進去通知李康,就說我說的,讓他趕緊讓小鐵牛和怨子龍出來,以后訓練的時候,別讓這兩個人往里面瞎跑亂轉,聽見了嗎?”王贏這一吩咐,這幾個哨兵這才趕忙抬手敬禮,全都奔著里面沖進去了,去組織小鐵牛,畢竟來了這么多的貴客,王贏也不好把人家放在那里太久,這邊吩咐完了,他趕忙就沖回到了奧列格的身邊,他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我這兩個兄弟有點童真童趣,長不大的那種,理解一下?!?/p>

“沒什么不理解的,這種時候是有童真童趣,但是這倆人真的上了戰場了,那也是真的一點都不含糊啊?!眾W列格這一說,王贏趕忙笑呵呵的點了點頭“那是肯定的,別的都沒有什么毛病?!蓖踮A這會兒又開始回想奧列格剛剛說的那番話,有點不對勁兒。

但是他也不好多問,很快,奧列格從邊上繼續開口“銀子,我身后帶來的人,全都是貴客,而且幾乎都是婦女孩童以及上了歲數的老人,舟車勞累,麻煩你先把他們安頓一下,至于我,你就不要管我,讓我從你的狼巢隨意轉轉,你看可好?”其實奧列格這番話,說的也是有些唐突,這就跟王贏到了他們摩爾曼斯克軍事基地,開口就要再他們基地轉幾圈兒一樣,這是能隨便讓看的嗎,奧列格說完之后,就覺得有些唐突了,但是還沒等他改口呢,王贏從邊上當機立斷,并沒有任何一絲的猶豫“好的,奧列格將軍,您隨便看,這樣,我親自去安排您帶來的貴客,放心吧,我們這邊的家屬區已經建設好了并且很大一部分投入使用了,一定會把他們安排的妥妥當當的,我還會安排專門的人員負責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p>

“另外,南天機,你負責親自跟著奧列格將軍,他想去哪兒轉,你就跟著他去哪兒轉,他想知道什么,你就告訴他什么,不要有絲毫任何的隱瞞,聽見了嗎?”南天機楞了一下,明顯的有些遲疑,但是他似乎又很了解王贏,畢竟這是王贏的狼巢,還是王贏說的算,他只能點了點頭,心里面雖然不爽,但是表面上依舊是滿臉的笑容“奧列格將軍,我負責陪著您轉,您有什么不明白的,盡管開口就好,我們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蹦咸鞕C說到這的時候,看了眼邊上的王贏,明顯的有些責備的眼神。

王贏就跟沒有看見一樣,只是沖著奧列格雙手抱拳,奧列格上下打量著王贏,心中對于王贏,也是暗挑大拇指,這小子是真的有魄力啊,這狼巢可是他保命的本錢,是他們所有人最后的防御,現在自己想要看,還想要盡可能的了解,他居然想都沒想就同意了,而且還這么配合,這是等于直接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放在自己手上了,就這種魄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想到這,奧列格又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并沒有再和王贏說話,他自己轉身就奔著身后的車隊過去了,奧列格一走,南天機一看機會來了,轉頭看著王贏“你瘋了嗎?你知道不知道你再做什么?咱們狼巢多少數據都是絕密資料,難道你就要這樣把自己的老底都交代了?你和他是多好的關系???就算是關系極好,信任一個人也沒有這么信任的吧?這要是日后真的出點什么差錯的話,你會遺憾終身的知道嗎?”

“你說的那些,我都明白,但是”王贏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道“你就按照我說的來,他想要知道什么,都告訴他,別掛那他問什么都告訴他,所有的數據。都透底!”王贏的態度異常的堅決,南天機本來還想反駁王贏呢,一看王贏這個態度,他嘆了口氣,一邊搖頭,一邊把目光看向了那邊的奧列格,奧列格這會兒已經走到了車隊當中的兩輛商務車邊上,他親自拉開車門,兩輛車上面下來了十幾個身影,這十幾個人有一多半兒看起來似乎都已經到了花甲之年,還有一小部分,手上拎著一個一個的皮箱,跟在了這些人的身后,看起來就像是拎包打雜的,奧列格對于這些人也挺客氣的,他們說說笑笑,再奧列格的帶領下,開始抬頭環視四周。

王贏看了眼南天機,這會兒,南天機趕忙沖著奧列格他們那邊過去了,也在說說笑笑的,給奧列格他們指引方向,王贏一個轉身,就跳回到了車上“我們走,先去安頓這些貴客!”王贏說完之后,嘴角掛上了自信的笑容,這一瞬間,他整個人,似乎開心了不少,但是他笑著笑著,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的眉頭又皺了起來,王贏帶著這幾車人,直接就到達了狼巢的家屬區,這里是最先完工的,并且不少狼巢士兵的家屬,都已經搬過來居住了,王贏到的時候,素拓,海豚,兩個人都已經再這里等著了,王贏親自下車,把所有的人都迎了了下來,看著這些老少婦孺,王贏皺了皺眉頭,因為這里面有幾個人,王贏是見過的,其中一個,正式格列夫的妻子。

王贏走到格列夫的妻子面前“嫂子?!彼_口說了一句,格列夫的妻子笑了笑,和王贏也打著招呼,還介紹了邊上的孩子,這一下,王贏的心里面瞬間產生了一股子十分不好的預感,面子上面的功夫,王贏還是很會做的,他親自在這里,和海豚,素拓他們一起主持著把所有人都先安排著住下來,并且個所有人都配備了專門的警衛員,為了照顧這些人,王贏還特意把海豚和素拓兩個人都留在這里了,本來這種事情,之前都是凡驍來處理的,他也信得過,現在凡驍不在了,也只能讓海豚素拓來了,一個聰明,一個穩,兩個人搭檔,肯定也不能出什么岔子。

這邊全都安排好了以后,王贏再狼巢專門的會客室,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晚宴,他本來是想著好好的招待一下奧列格他們這些人的,結果沒想到的就是奧列格他們根本就沒有參加晚宴,他帶著他身后的那一個團隊,再狼巢這一轉悠,就先后整整轉悠了三天,這三天的時間,他們吃飯都是隨隨便便吃一口,酒是一口都沒喝,王贏幾次邀請,也都被拒絕了,南天機這幾天也陪著他,再極其不情愿的情況下,把整個狼巢,都給人家透了底,第四天的時候,王贏終于如愿以償的請大家吃了一頓晚上飯,但是這些人依舊是是一口酒都沒喝,甚至于話都沒有怎么和王贏說,吃過晚飯,所有人就去睡覺了,這算是睡了一個舒服覺,第二天起身之后,所有人照舊在狼巢勘察了起來,這個仔細,這個細致入微,方方面面的所有參數細節,沒有丟下一點。

  "酷◎匠網Z永!z久#%免費看uu小¤說x0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純銀耳墜說: 大家要龍套角色的 從書評區的龍套樓留言哈! 已經留言過的基本上都安排了。 如果有遺漏 再留一次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