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臥室昏暗的床頭燈下,只見李雪涵已經脫光了全身上下的衣服,正背對著王超側身躺在床上,身體呈美妙的S型曲線,正微微顫抖著。

盡管已經有了好多個女人,但是女人這么主動躺在床上,王超還是第一次經歷。

  z-酷《匠,網F/永$'久免!費.:看OG小說E0f!

說實話,此時的王超真的是目瞪口呆,這是搞什么情況?那邊老公剛剛死了,這邊就跑來誘惑自己?

不是吧,自己的魅力,什么時候大到了這種程度?

不過,王超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這個女人應該是怕自己拋棄她們,所以才不得已選擇了這樣的一種方式吧?

王超先是一怒,靠,把哥兒們當成什么人了,跟剛才那些畜生一樣嗎?

但是,他的心里還有著一絲異樣的竊喜,大恩大德無以為報,以身相許,這種橋段以前只在電視上看到過,想不到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有些復雜的情感,令王超一時之間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該怎么辦好。

李雪涵身體瑟瑟發抖著,這么誘惑一個男人,即使跟老公在一起的時候,她也沒有做過。

像李雪涵這個年紀的女人,不是現在的年輕人,如果不是被逼到了這個程度,根本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可這已經是她能做到的極限了,再讓她說些不要臉的話,她根本說不出口,畢竟她丈夫剛死,現在是真正的尸骨未寒。

房間里詭異的安靜下來,兩人的呼吸聲都變得有些粗重。

終于,王超艱難的咽了口吐沫,說道:“李姐,你這是什么意思?快起來,把衣服穿上?!?/p>

李雪涵不僅身體顫抖,就連聲音都發出了仿佛金屬質地的顫抖聲:“王老弟,你救了我們母女倆的性命,我們無以為報,你要是不嫌棄姐姐年齡大,姐姐就隨便你了?!?/p>

說到這里,李雪涵再也說不下去了,王超看不到的俏臉紅的跟紅蘋果一樣,除了羞澀,還有一種悲哀。

只有在這種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刻,李雪涵才明白,金錢的作用有時候真的很小,到了最后,女人的最大資本還是身體。

王超舔著嘴唇,來到床邊,輕輕的坐了下來。

隨著席夢思墊子的下沉,李雪涵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坐在床邊,王超可以清楚的看到李雪涵的肩膀,正輕輕抖動著,由此他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個女人并不是那種隨便的人,估計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才自以為是的想了這么一個辦法。

看著李雪涵,王超卻反常的沒有下一步動作,而是聲音干澀的說道:“李姐,你何苦如此?你這么做,是把我王超當成什么人了?難道說,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種趁火打劫的小人嗎?”

王超這番大義凜然的話,讓李雪涵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房間里也再次陷入了尷尬的寂靜之中。

“李姐,如果你真想報答我,那就等我們安全了之后再說吧?!?/p>

輕輕拍了拍李雪涵的肩膀,王超說道:“不得不承認,你確實很誘人,看起來也就是三十左右的花信少婦一般,也沒有人可以拒絕現在的這種誘惑。

說實話,我王超自認不是什么坐懷不亂的君子,但我也絕對不會在一個女人絕望的時候,來逼迫她做出心不甘情不愿的事。

所以,李姐,你還是抓緊時間穿好衣服吧,我們真正的危險還沒有到來?!?/p>

說罷,王超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向房間外走去。

隨著“咔嚓”一聲房門關上的聲音,昏暗的燈光中,李雪涵轉過頭往這邊看來,臉上早已布滿了淚痕。

不得不說,王超現在真是到了一定的警戒了,雖然明明對李雪涵動了心,但并沒有表現出那種急色,而是使用了類似放長線釣大魚的方法。

施恩不圖報,那不是王超的風格,既然李雪涵想要報答他,王超也不會拒絕。

再怎么說,李雪涵也是一個水準以上的美女,遠未到人老珠黃的時候。

還沒等王超離開這間船艙,外面的情況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正跟徐清一起在走廊里巡視的安娜,突然神情一凜,低聲說道:“來了?!?/p>

徐清的臉色一變,連忙轉頭看去,果然,走廊的盡頭,三三兩兩的人聚集了起來,都是一些男人,頭上圍著白色的布條,手上拿著武器,一個個衣衫不整,嘴里發出令人惡心的笑聲跟呼喝聲。

“怎么辦?”

看著越聚越多的人群,徐清緊張的握了握腰間的槍柄。

安娜冷笑了兩聲,說道:“好辦,放過來打就是了。

現在開槍的話,后面那些就跑了,那樣老板的意圖可就達不到了?!?/p>

頓了一下后,安娜認真的看著徐清,說道:“徐小姐,我不知道你跟老板具體是什么關系,但是,今天該動手的人都動手了,只剩下你一個人了。

聽我一句勸,不管你心里愿不愿意,這個槍你都要開,這個人你都要殺,這不僅是為了老板的安全,也是你要表明的態度?!?/p>

安娜的話,如同一盆涼水,從徐清的頭上澆了下來,她這才想起來,自己確實一直沒有站到前臺,什么事都是安娜、保羅等人去做的。

就連王超都親自動手了,而她這個做下屬的卻是一槍沒開,哪里有一點親衛的樣子,這要是放到古代,就她這個表現的話,等戰斗結束了,是要殺頭的。

如果就這么回去,王超雖然不會殺她,但心里肯定會留下芥蒂,以后她的工作就很難開展了。

要知道,徐清現在已經沒有了軍人的身份,王超如果再不留下她的話,她真要回家種地去了。

想到這些,徐清的臉色一變,握緊了手里的槍,低聲說道:“謝謝你,安娜?!?/p>

本來,徐清還有些看不起安娜,明明是一個保鏢,卻做著殺手的勾當,還要陪王超睡覺,給她的印象太不自重了,現在她才明白,人家那是真的聰明,她自己才是傻瓜。

安娜淡淡的說道:“都是自己人,不用這么客氣?!?/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