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懷寺放眼整個圣界人族超級勢力,那都是登峰造極般的存在。然而在這之外,法懷寺卻也是被其他幾個超級勢力虎視眈眈,想要隨時分走蛋糕的超級勢力。

畢竟,如法懷寺這種慈悲為懷的地方,很多方面都是不好不要臉面的爭奪。

這個世界上要臉的人通常不可能占到更多的便宜。

  =更#H新》最快上T酷e》匠,網.0

法懷寺便是如此。

法懷寺的那位慈悲僧,雖然作為許飛的記名弟子,按理說在圣界人族最高層之中,那也是占據著更多的話語權。然而事實上卻并非如此,只有起錯的名字,絕對沒有起錯的外號,慈悲僧便是太慈悲了,萬事好商量,這樣一來,大家都是想要從慈悲僧的手中,從法懷寺的手中搶走更多的資源。

然而慈悲為懷的慈悲僧,卻也沒有辦法,只能如他們的愿。

佛祖割肉喂鷹,慈悲僧雖然做不到這些,卻也是差之不多,他幾乎將所有能夠讓出去的資源與利益,全都讓出去了。讓得其他的超級勢力,一次又一次提出更為過分的要求,一直到今日,以至于圣界人族巔峰層次的強者之中,最強大的慈悲僧,反而手底下的法懷寺,資源與勢力卻是最差的。

慈悲僧一直都是如此,以至于法懷寺里天怒人怨。

慈悲僧現在的修為已經到達了極限,然而因為在諸多圣界人族最高層強者之中,慈悲僧的年齡是最大的,因此他渡的劫難也是最多的。據說上次慈悲僧渡劫的時候傷了元氣。千年之后的最近時間里,慈悲僧又要渡劫了,這一次渡劫恐怕就是兇多吉少了。

想到這里,怒目金剛嘆了口氣,最終他決定,慈悲僧與他的徒弟廣成,都是那種實力超凡,但卻是悲天憫人的性格。

既然如此,他便是想要親自出手,為慈悲僧和廣成做出一件好事。那就是將許飛這個未來必然將打亂整個圣界人族超級勢力蛋糕的強者扼殺掉。

“你給我等著?!?/p>

說著,老和尚轉身離去,消失在船艙之中。

然而唯有許飛坐在自己的房間之中,端起熱乎乎的茶水之后,看向了遠處的綠衫少女。綠衫少女真的快要絕望了,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兩個哥哥,竟然會一個被許飛斬殺,一個被徹底的打暈了,要知道那兩個人若是聯起手來,便是連真正的合體古圣,在他們的面前都是要脫層皮。

可是面前的少年,看起來不過才半步合體的修為與境界,怎么做到這么厲害的?

而且,自己是魔都凌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的事情,整個船只上的人可是都知道,再這樣的背景之下,許飛竟然直接將自己從頭等艙里,帶到了這里,帶到了他自己的房間之中。更是把自己丟在地上,還么從地上爬起來,便是被許飛的法力直接再度鎮壓在地上。

她真的要絕望了,躺在地上的她,完全有種想要痛哭流涕的感覺。

自己可是魔都凌家的丫鬟,是跟著大小姐這么多年的貼身丫鬟,以她的身份地位,走出去便是那些魔都之中的超級勢力長老級別的存在,看到自己那也是要客客氣氣的。

畢竟,宰相門前三品官。

這個道理沒有人不知道,除去面前的這個少年。

少年干咳一聲之后,便是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寶物,那個寶物看起來非常古怪,毛茸茸的像是一個毛球一般。然而當那毛球出現在她的身上之后,她徹底凌亂了。因為那毛球直接消失不見,消融到自己的體內之中是,隨后那消融到體內的力量,不斷的凝聚,不斷的融合,最終那毛球再度凝聚在自己的泥丸宮之中。

泥丸宮是修士最重要的靈魂所在。

站立在靈魂宮殿之中,那毛球竟然直接凝聚成許飛的模樣。許飛一步踏出,直接踏入到泥丸宮的最深處,泥丸宮中綠衫少女的那些靈魂,全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許飛徹底震撼到。許飛身上的靈魂氣息不斷的散發出去,不斷的融入到這泥丸宮之中,他不斷的查找著綠衫少女的靈魂與記憶。

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十分鐘左右。

十分之后,那凝聚成許飛身影的毛球,徹底的潰散開來,最終消散一空。

幾乎是與此同時,許飛與綠衫少女同一時間睜開雙眼。

而后少女虛脫的渾身上下全都是汗水,俏臉上此刻也滿滿都是絕望與無奈。她知道自己的記憶,自己所有關于大小姐的記憶,全都被許飛掌握了。

然而許飛此刻眼中的疑惑與古怪卻是更加濃郁了。

因為許飛剛才在綠衫少女泥丸宮中尋找到的所有記憶,拼湊在一起之后,便是拼湊出一個故事來。

可是這個故事與許飛推測出來的故事,完全不同。

因為在綠衫少女的記憶之中,這個魔都凌家大小姐的生平,其實非常簡單,波瀾不驚,完全就是一個非常正統的故事。凌家如今的那位當代家主的夫人,生了秦映雪,隨后秦映雪因為身體不好,于是一直在遠離魔都的凌家祖宅之中休養生息,一直到今日,魔都凌家大小姐秦映雪被接回來,不日便是要與魔都大韓太子成婚。

這樁婚姻,說白了便是家族聯姻。

是兩尊登仙境大修士合作的前提。

魔都凌家那位登仙境大修士的老太君,以及大韓王朝的太祖皇帝韓郝,兩尊登仙境大修士要聯起手來,平白無故,紅口白牙自然是不可能的。于是兩位頂級強者,便是很輕易的完成了聯姻,聯姻成功之后,雙方便是兒女親家,這樣之后兩位登仙境大修士自然就可以沒有任何猶豫的將各自的后背交付給對方。

這也是雙方合作的唯一條件與可能。

然而故事真的是這樣的嗎?

一句簡單的生病,便是可以解釋秦映雪這一直找不到記憶,忘去了自己的一切?

不可能。

這里面肯定還有其他的問題,只是許飛還沒有找到,亦或是他的修為還不夠。

“大婚,是在什么時候?!?/p>

許飛抬眸看向了遠處早已絕望的綠衫少女。

綠衫少女想了想,最終為了以免皮肉之苦,最終還是說出了實情。

大婚之日,就在三天之后,魔都凌家老太君壽誕的當天。

“三天!”

許飛震驚了,時間這么著急?

而且還是牽動兩尊登仙境大修士的婚姻。

難道,自己真的沒有任何可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了嗎?

就在許飛震驚的時候,屋門突然開啟,一陣香風撲面而至。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