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德龍突然想起來,深市確實有個凌氏家族,本來就是深市三大家族之一,實力不容小覷,而最近半年更是如同坐了火箭一樣,蹭蹭蹭的發展,整體實力早就已經今非昔比!

齊德龍在廣市確實還算是個人物,但是他有自知之明,與現今如日中天的凌家相比,他根本不算什么。

難道眼前這人,真是凌家的人?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今天的事情怕是不能善了了。

這并不是說齊德龍這個人膽小或者沒有底氣,能夠在民風彪悍的廣市做大做強,足以說明齊德龍是個有魄力的人,實在是現在的凌家,對于世俗界任何一個家族或者勢力來說,都堪稱龐然大物,別說一個小小的齊德龍了,就算是陽安四大家族,也不敢輕易得罪凌家。

畢竟,凌家可是出了一個不得了的姑爺。

如果讓齊德龍知道,凌雨霽不但是凌家的人,而且還是凌家少主的話,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如此淡定的站著。

“你說齊德龍?”沈清月瞥了一眼旁邊臉色陰晴不定的齊德龍,繼續咬著牙說道:“他就是個秦獸!”

“自從嫁給他以來,我就沒有過過一天安穩日子!他經常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喝酒,鬼混,要么不回家,一回家就對我又打又罵的,我身上的那些傷痕,全都是被他打出來的!還有,他那個死鬼爸爸,竟然對我有不軌的心思,趁著齊德龍不在家的時候,對我動手動腳的?!?/p>

“我恨他!我很他們全家人!”

“但是齊德龍勢力太大了,我根本無法逃離他的魔爪,不管我到哪里,都一定會被他抓回去的!甚至還會牽連到我的家里人?!?/p>

“所以我才想到這個一石二鳥的計劃,我陷害你,讓齊德龍狠狠地教訓你一頓,可以幫我報仇,而事后,你肯定咽不下這口氣,肯定會找齊德龍報復。而以你凌家現在的勢力,齊德龍肯定抵擋不住的,到時候,他也就玩兒完了。而我的噩夢,也就能徹底結束了?!?/p>

“只要能夠報復你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沈清月的表情越來越瘋狂,聲音也越來越高,甚至達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說完這些話之后,沈清月胸膛劇烈的起伏了起來,喘著粗氣,但表情卻是前所未有的暢快,或許,她真的積怨了很久,現在都說了出來,便如同找到了發泄口,發泄完之后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

聽到沈清月這番話,眾人都驚愕無比。

他們還真不知道,原來沈清月的身上,竟然背負了這么多。

“賤人!”

齊德龍早就被沈清月的話氣得冒煙兒了,怒罵了一句,瞪著眼珠子,甩手一巴掌就沖著沈清月的臉打了過去。

以齊德龍這體型,再加上他此刻是含怒出手,這一巴掌力道十足,打在沈清月的臉上,絕對能把沈清月打得飛出去。

然而,這巴掌終究沒有落到沈清月的臉上。

因為有一只手,擋下了齊德龍的巴掌。

手,是凌雨霽的手。

在齊德龍抬手往下扇的一瞬間,凌雨霽也出手了,他一個跨步上前,抬手就抓住了齊德龍的手腕。

別看剛才凌雨霽吃了不小的虧,但并不是說他身手不行,實在是不好出手,如果凌雨霽放開了手腳干的話,對方這些人,還真不一定能搞得定他。

此刻只是收拾一個齊德龍,對于凌雨霽來說,絕對是小菜一碟。

沈清月目光復雜的看了凌雨霽一眼,隨即抽了抽鼻子,扭頭看向了別處。

齊德龍臉色一變,因為他感覺到自己似乎是被一只鐵鉗,緊緊的扣住了一樣,手腕處傳來的巨大力道,讓他感覺到一陣陣疼痛。

內心更是驚駭無比。

凌雨霽看上去瘦胳膊瘦腿的,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力量?

“打女人?”凌雨霽目光冰冷的瞥了齊德龍一眼,說道:“在你自己家里怎么樣我管不著,但是在我面前,你最好還是收斂一點?!?/p>

“滾開!”

齊德龍此時也是被沈清月的話給氣得失去了理智,竟然不顧凌雨霽的身份,一腳就奔著凌雨霽側腰踢了過去。

“啪!”

凌雨霽左手輕飄飄的往下一擺,直接拍在了齊德龍的腳腕上。

同時抓著齊德龍手腕的右手順勢一松,齊德龍踉蹌著就往后面摔去,被后面的人攔了下來,不然他這一下肯定得摔個屁股蹲兒。

齊德龍氣得眼珠子通紅,粗暴的推開了身后的人,站直身體,指著凌雨霽吼道:“雖然這次確實是這賤人先勾引的你,但你也不是什么好鳥!如果不是老子來的及時,你們肯定已經給老子戴了綠帽子了!你說這事兒怎么辦吧!”

凌雨霽怒極反笑,他好歹是凌家少主,妥妥的富二代,不管走到哪兒都是被人以禮相待的,眼下這個人已經先讓人把自己打了一頓,現在知道是誤會了,居然還咄咄逼人,這讓凌雨霽也來了火氣,他怒道:“怎么辦?小爺我不跟你計較已經是寬容大量了,你居然還問我怎么辦?恕我直言,你算個什么東西,你憑什么在這里跟我嘰嘰歪歪的?”

“真是好大的口氣!”齊德龍伸著一根食指,指著地面,說道:“老子把話放這兒了,今天這事兒你要是不給我個交代,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老子倒想看看,你們凌家,會不會為了你一個人,跟我們整個廣市為敵!”

凌雨霽不屑的說道:“陳元霸都不敢說他能代表廣市,你又算老幾?”

齊德龍硬著頭皮說道:“我跟陳元霸可是換命的好兄弟,你們動我就相當于動他!你說我能不能代表廣市!”

陳元霸,廣市首富,人大代表,同時也是廣市地下勢力的幕后掌權者,十年前就在廣市觸頂,這么多年來廣市經歷了幾度政權變動,但是他的地位卻始終巍然不動,跟陳元霸相比,這個齊德龍顯然還差得遠。

而且齊德龍跟陳元霸并沒有什么關系,頂多就是曾經說過一兩句話而已,他現在完全是狐假虎威。

  酷S。匠pD網Q.首B¤發v;0;

這時候,林凡說道:“我說……齊東強啊……”

“老子叫齊德龍,不叫齊東強!”齊德龍怒吼道。

“好好好,齊東強,你看哈,你這人也打了,氣也出了,現在發現根本就是你這老婆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出戲,不過我們呢自認做的也不對,也不追究什么。這件事兒,就這么扯平了,你看如何?”林凡笑道。

“扯平?”齊德龍宛如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叫道:“他都搞老子的女人了,這事兒擱你,你能就這么扯平了?”

“唉……”

林凡嘆了口氣,說道:“看來講道理,還是沒有掄拳頭有效果啊?!?/p>

“雨霽,把他揍成豬頭?!?/p>

“早就忍不住了!”凌雨霽掰著手指關節,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脆響聲,眼神不善的看著齊德龍,緩緩走了上去。

幾分鐘后。

林凡和凌雨霽離開了如家賓館。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