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曹旺立馬將煙掐滅,貓著腰就往外面跑。

要知道這是在戰場上都可以浴血奮戰的人,連死都不怕,竟然會因為慕容小富婆的一句話,乖乖的就出去抽煙了,足以見得慕容小富婆的話語力在他心中有多高。

“媽媽,爸爸的后背腫起來了?!?/p>

一直在暗中觀察爸爸后背的情況的何宗保見到爸爸的后背腫的老高還特別的紫,趕緊對媽媽說道。

“嗯?”

可怎么的,慕容小富婆回頭一看,果然,何義飛的背部高高腫起,又黑又紫。

按照果老所說,立即拿出銀針挑破。

這種針是專門針灸用的針,在挑撥之前,特意用白酒燒燙消毒。

“漬!”

一陣下去,背部開始出血。

何義飛有了疼痛的感覺,發出“漬”的一聲痛呼。

“還好嗎?”

慕容小富婆問。

“……”

何義飛沒有回答她。

于是慕容小富婆繼續挑了起來,當全部挑完以后,何義飛的背部充滿鮮血,看上去有些嚇人。

“果老,這樣沒問題嗎?”

慕容小富婆忍不住問道。

“這些血要及時處理干凈,背部還需要消毒?!?/p>

按照果老的知識,慕容小富婆一步一步來,等著給何義飛弄完,又給閆濤整。

全部完事以后,早已香汗淋漓。

摘掉手套后,旁邊的曹旺立即說道:“我幫你扔了?!?/p>

“謝謝?!?/p>

“自家人甭客氣哈?!?/p>

曹旺屁顛屁顛的就出去了。

“讓他們好好休息吧,半夜退燒了,也就沒事了?!?/p>

果老在何義飛跟閆濤的額頭上用手背摸了摸。

  (酷{W匠網、唯-一正版,其他N都☆是v"盜x;版0%R

“這樣就沒事了嗎?”

“沒事了?!?/p>

慕容小富婆松了口氣。

“那晚上……怎么???”

慕容小富婆想到一個尷尬的問題,屋子一共就兩個屋子,平常的時候宗保跟果老一個屋,慕容自己一個屋。

家里一共就兩個屋子,一下子來了這么多人,瞬間就給這個原本就不大擁擠的屋造成很大的擁擠。

這還是平房不是樓,腳下都是地鉆,讓他們睡在地上顯然非常冷。

“夏屋去住,雖然冷,沒辦法,忍一忍吧,畢竟去打擾別人家不合適,在這個村里都是留守的婦女,他們幾個大男人不太行,倒是這個女娃娃去可以?!?/p>

果老看了眼方新竹,尋思等下跟寡婦李嬸子說一聲。

慕容小富婆一個人住習慣了,即便方新竹是個姑娘,跟她睡也是不得勁的。

這一點來說,慕容小富婆卻顯得過于冷漠了。

“別去別人家了,打擾人家犯不上,跟著我們幾個住夏屋就行了,妹子,委屈委屈你了?!?/p>

曹旺知道方新竹是不愿意麻煩別人的那種人,去別人家睡覺肯定是不行的。

而且她的眼睛不方便,與其讓她去別人家住,肯定沒有跟他們幾個住夏屋來的舒坦。

“嗯嗯,我睡夏屋就行?!?/p>

一老,一小,一姑娘,一小伙,四個人坐在炕頭,圍繞著桌上喝著茶水閑嘮嗑,炕上還躺著兩個昏迷之中。

“媽媽,我困了?!?/p>

大概在九點鐘的時候,宗保已經困的不行不行了,習慣了早睡早起的他,這個點已經是熬夜。

“走嘍,爺爺領你睡覺去?!?/p>

說著,果老領著宗保便進了小屋。

“蓮花冠子道人衣……年年斗綠惹爭緋,嫂子,我飛哥家里的這個圖就是你送的吧?”

突然注意到墻上的這幅題字,曹旺背著小手像模像樣的念了一遍,沖著慕容小富婆問道。

“嗯?!?/p>

慕容小富婆點點頭:“他結婚的時候我送給他的?!?/p>

曹旺問:“寓意是什么呢?”

慕容小富婆微微一笑,沒有解釋。

“咳咳!”

這時,一陣咳嗽聲從身后傳來,眾人回頭,曹旺驚喜的說道:“飛哥,閆濤!你倆醒了?!?/p>

“渴了,整點水喝,這是哪兒???慕容小富婆?。?!”

何義飛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腦海里出現三連問號。

我沒死?這是哪兒,我還活著??

嘴里超級渴,想喝點水??!

緊接著看著慕容小富婆的時候,一個高竄起來!

生怕是幻覺,趕緊揉了揉眼睛,直直的看著她,因為激動,數次張口沒有再說出話來。

原本以為慕容小富婆已經死了,這一刻卻活生生出現在他面前。

這種感覺不亞于曹旺他們還活著的樣子。

而慕容小富婆對他的沖擊顯然更大,此刻的何義飛感覺如同做夢??!

就那樣怔怔的看著他。

“我再次警告你,我不喜歡慕容小富婆這個外號??!”

慕容小富婆臉一黑,這什么外號嘛,哪有這么叫人家姑娘的,整的跟小暴發戶似的,聽著一點都不俠女??!

“慕容小富婆你沒死,太好了,太好了,老子終于找到你了,哈哈哈?!?/p>

何義飛一個激動,猛地撲向慕容小富婆,一把抱住她,瞬間泣不成聲。

慕容小富婆很想就此推開何義飛,可是在這一瞬間竟然不忍心推開他。

就那樣怔怔的被她擁抱著。

“我想你,我太想你了,每天晚上做夢都是你,我不敢跟別人承認我天天夢見你?!?/p>

“我太笨了,完全不知道你送我那幅畫的意思,如果我能夠早一些領悟畫里的意思,明白你領著孩子就在遠方等我,我早就來找你了?!?/p>

“對不起,小富婆,對不起,我想你,我愛你?!?/p>

“嗚…”

說著說著,何義飛竟然一口吻向了慕容小富婆,整的慕容小富婆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臥槽??!

這一些列的騷操作直接就給曹旺看呆了,他好像有那么一丟丟的明白何義飛是怎么吸引到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了,完全靠著三個字,不要臉??!

這一招叫物極必反,當所有人都對慕容小富婆報以無限尊重時,何義飛反其道而為之,一陣情話轟之。

慕容小富婆在俠女,她也是個女人,這一吻,腦袋就給干迷糊了。

飛哥,我曹旺佩服你!

“少兒不宜,少兒不宜?!?/p>

曹旺連忙捂住方新竹的眼睛。

“曹旺哥哥,我看不見的?!?/p>

“愛慕掃瑞?!?/p>

曹旺給這一茬忘了,趕緊去捂閆濤的眼睛,這個何義飛,什么玩意,見面就開親。

不要臉,呸!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