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期一年的考核開始。

無極門根據一百零三名見習弟子的境界、天資、潛力,制定出不同的修煉進度表。

如果修行速度落后于進度表上的進度,會被扣分,如果一再被扣分,達到他淘汰標準,就會被淘汰。

也就是說,無論修為高低,天資優劣,皆有被淘汰掉的風險,每一個見習弟子必須努力。

前山建有一百一十間練功房。

由于練功房與前山靈脈相通,能量因子濃郁,在練功房修煉一天,抵得上在外面修煉十日,令一眾見習弟子興奮不已。

雖然練功房對蘇昊沒什么幫助,但這廝也為此感嘆,無極門不愧是東部神洲第一宗門,財大氣粗。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不知不覺,兩個月過去。

蘇昊特立獨行,不與任何“同學”結交,久而久之,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異類,被排斥、被孤立、被無視。

在古月以及古月的四個親傳弟子眼中,蘇昊很平凡,很不起眼。

山前,有一塊廣闊的場地。

閑暇時,古月五弟子呂一鳴便召集見習弟子,分組對抗,對抗類似蹴鞠,每次上場三十四人,十七對十七。

如此對抗,絕非消磨時光,主要磨礪眾人的身法、反應能力,同時增強同組人的配合意識。

任何宗門,不會因注重個人戰力而完全忽略團隊配合的重要性。

午后。

明媚陽光下。

兩組人在激烈對抗。

其他人圍觀,時不時叫好、歡呼。

古月的四弟子,也就是一眾見習弟子的四師姐柳青蓮,帶著幾十名女弟子前來“觀戰”,以至于場上的人分外賣力,將身法發揮到極致,搶球也很兇猛。

一些男弟子頻頻窺視女弟子,其中一位女弟子極為出眾,引人矚目,若非柳青蓮在,早有人過去搭訕了。

距離場地幾十米的草坡上,蘇昊孤零零站著,面無表情居高臨下欣賞這場對抗,感覺像在看超人足球。

來去如風快如鬼魅的幾十個身影穿梭、跑位、爭搶,比另一個世界的足球比賽精彩千百倍。

不過,蘇昊并未把比賽視為純粹的游戲,這何嘗不是一場變相的戰斗,無極門似乎很重視團隊作戰。

在這世間,個人戰力能強大到滅族覆國,為何無極門仍很重視團隊作戰?

蘇昊皺眉思索。

球飛出場地,落在距蘇昊數米的地方。

場上的人,場邊的人,目光追著球的軌跡,看到蘇昊。

“傻子,把球扔過來!”

身為紅隊隊長的蕭蹇指著蘇昊,喊了一嗓子。

稱一個人是傻子,無疑是赤裸裸的侮辱與挑釁。

百余名見習弟子,幾十名女弟子,全默默瞧著蘇昊,瞧蘇昊如何反應。

平日里,樂于助人的翟俊,袖手旁觀,其他見習弟子更不會為不合群的蘇昊解圍,樂得瞧熱鬧。

呂一鳴、柳青蓮冷眼旁觀,似乎也想看看蘇昊怎么應對蕭蹇的挑釁。

蘇昊面對所有人的目光,一言未發,往前走兩步,撿起球,扔向場地,與此同時,在場的人,無論男女,目光多了一抹輕蔑之意。

“哈哈哈……”

蕭蹇接住球,放聲大笑,且不忘瞥一眼先前那位引人矚目的美麗師妹,察覺這位師妹以不屑眼神鄙夷蘇昊,愈發得意。

“怎么會把這么一個廢物選進來?”

一女弟子小聲嘀咕。

顏值最高的女子冷冷道:“我想,這樣的廢物在咱們開陽分院待不了多久,就會被淘汰出去?!?/p>

十多個女孩點頭認同。

蘇昊轉身走下草坡,一步步遠離場地,留給眾人一個極為窩囊的背影。

“師姐,你說他是脾氣好,還是膽子???”

呂一鳴轉臉問柳青蓮。

“二者有區別嗎?”

柳青蓮,被人稱為青蓮仙子,高冷驕傲。

在這位青蓮仙子眼中,逆來順受的男人,甭管脾氣好還是膽子小,都是廢物。

呂一鳴無言以對。

蘇昊從容邁步,心如止水。

遠處,山頂上。

古月古老頭目睹了一切,皺眉盯著遠去的的蘇昊,道:“逆來順受,缺乏血性,難有出息?!?/p>

“師尊,是否現在淘汰張峰?”

古月大弟子李師道拱手問。

古月道:“他們馬上要入血戰之地,接受實戰的磨礪,其中必有人被淘汰或戰死,再看看吧?!?/p>

李師道點頭稱是。

古月的目光轉向其他見習弟子,值得欣慰的是,這一批見習弟子,有不少根基穩固潛力不小的人才。

最終真正能一飛沖天的會是誰?

古月此刻難下定論,不過真正的考驗即將開始,誰是這批見習弟子中的王者,他能判斷個八九不離十。

“師尊,前段時間血戰之地有異動,現在送他們進去,會不會出岔子?”李師道不無憂慮瞅古月。

“天樞、天璇、天權分院三位院長去看了,只是地震,沒什么大問題,何況那里還有四位圣人坐鎮?!?/p>

古月這話使李師道暗松一口氣,這批見習弟子入血戰之地,他肯定得帶隊,若不弄明白之前的異動是怎么回事,豈能安心。

大荒。

這世間最可怕最神奇的地方。

血戰之地,則是東部神洲最可怕的地方,一旦出現不詳異動,后果無法想象。

  q看=‘正版fl章節},上酷o匠s?網0》

上一次異動發生在三十年前,導致這塊大陸上最為輝煌的皇朝急速衰落,最終覆滅。

“三十年前那場變故,我們無極門受益最大,疆域擴展一倍,獲得無數奇珍異寶,整個大陸數千道統以我們為尊,可這也令我們不得不承受蘇氏皇朝曾經承受的重擔與苦難,無極門弟子,無人能逃避?!?/p>

古月說完,瞇眼瞧李師道。

“弟子明白?!?/p>

李師道慌忙行禮。

“事到如今,咱們無極門一定有人覺得,代替蘇氏皇朝,統御整個大陸,不是什么好事兒?!?/p>

古月意味深長唏噓,轉身下山。

李師道錯愕。

……………………

第二天早上。

萬法堂前,百余見習弟子,以及三十名女弟子,整齊列隊。

“現在,我告訴你們,真正的考核即將開始,淘汰也將開始!”古月氣場變得更強,提高嗓門道:“真正的考核,還意味著死亡?!?/p>

站在人群中的蘇昊不禁好奇,要如何考核?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