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封回到房間之后,也不多想,立刻就將那顆地皇丹吞服下去,開始修煉起來。

把實力提升上去,才是王道。

原本以為,能夠一舉將月仙殺死,了結前世因果,徹底破掉心中的魔怔,卻沒想到,自己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他必須突破到筑基中期,才能再找月仙算賬,否則還是同樣的結果,根本奈何不了月仙。

地皇丹,果然不愧是無價之寶,連紫鳶公主都要心動的東西,這一吞服下去,周封的潛力瞬間就激發了,法力立刻獲得了巨大的提升,相當于吞噬了足足數十尊祭魂宗師。

與此同時,千機閣里面的靈氣,再一次被他抽空,全部吞噬得干干凈凈。

但是這一次,所有人都選擇了沉默,再也沒有人找上門來。

另外一邊,紫鳶公主也走進了修煉密室,同樣在煉化地皇丹,修為也在突飛猛進的增長。

一夜無話。

到了第二天,周封便走出千機閣,直奔城門而去。

他已經在帝都呆了兩天,石饑娘娘的身外化身肯定已經等不急了,必須回去才行,并且將自己的營救計劃告訴她。

“修羅公子,從現在起,你能隨時進出帝都,并且沒有時間限制,想在帝都呆多久都可以?!?/p>

城門之處,還是那個青年士兵,看見周封之后,臉上立刻露出敬畏之色,畢恭畢敬的道。

顯然,周封的事跡已經傳了開來,被這些守城士兵知道。

強者在哪里都能令人敬畏。

“多謝!”

周封點了點頭,然后飛離而去。

他投靠了紫鳶公主,身份,地位,都與之前有所不同,自然享受到了特殊待遇,可以一直呆在帝都。

千機閣!

“公主,修羅剛剛離開了帝都,我們要不要派人盯著?”

桃心稟報道。

“不必了,我有大千境,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掌控之中?!?/p>

紫鳶公主說著,就拿出了大千境,將其催動,剎那之間大千境上光芒一閃,就顯現出了周封的身影。

只見他出了城門之后,便一路向前飛行,很快就來到了一片茂密的深山之中,開始修煉起來。

“原來是出去修煉了?!?/p>

桃心恍然大悟。

“這也是好事,他要是繼續呆在千機閣修煉,所有靈氣都被他一個搶光了,其他人還怎么修煉得了?”

紫鳶公主說著,就把大千境收了起來。

她不可能一直盯著周封。

催動靈寶,可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需要消耗龐大的真元。

當然,如果是脫胎境的圣者,擁有真靈之力的話,就會輕松得多。

現在已經有不少人前來找紫鳶公主告狀了,要把周封趕出去,不能任由他在千機閣肆意妄為,將所有的靈氣搶走,讓大家都沒有辦法修煉,意見非常之大。

但是通通都被紫鳶公主壓了下去。

她知道,周封天才橫溢,實力極為強大,所以需要的靈氣自然遠遠超過一般人,搶奪靈氣也是正常的。

但是她也不可能為了一個周封,而放棄其他人。

這些人,可都是她這么多年,辛辛苦苦,慘淡經營,才招攬來的。

  酷;》匠{●網F永久免XE費A?看a小z說0●

正在頭疼之時,周封就出去修煉了,再好不過。

帝都某處,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中。

這里乃是六皇子古正法的府邸。

宴會結束之后,六皇子回到府邸,就大發雷霆,氣得摔東西。

這次宴會,就他輸得最慘,把所有的真氣丹都光了,在文武百官,還有蘭妃娘娘的面前,簡直丟盡了臉面。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了,不生氣呢?

“可惡啊……殺了他,一定要殺了這個人,否則二皇姐就會崛起,每一次宴會較量都能立于不敗之地?!?/p>

六皇子連連大叫。

“殿下,放心吧,我已經將這件事情傳了回去,家主下達了格殺指令,只要他敢踏出帝都一步,那么就是他的死期?!?/p>

法文生冰冷的開口說道:“我一定會殺了他,給殿下出一口惡氣?!?/p>

“好好好,到時候別忘了將他的人頭帶回來,做成夜壺?!?/p>

六皇子眼里滿是兇狠之色。

“六叔,修羅剛剛已經離開了帝都?!本驮谶@時,一個法家的年輕弟子走進來,稟報道。

“哦?”

法文生目光一閃:“有幾個人?”

“就他一個?!?/p>

這個年輕弟子說道。

“好機會!我們走……”

法文生毫不猶豫,一聲令下,立刻就帶著所有法家的人,雷厲風行,出了宮殿。

等到了街道之上后,所有法家之人就分散開來,各自融入到人流當中,然后從不同的城門離開帝都,等到了城外之后,又重新聚集起來。

這樣做,是為了掩人耳目。

畢竟千機閣消息靈通。

他們做的乃是殺人勾當,當然是越隱秘越好,要是被紫鳶公主知道,肯定會引起巨大的麻煩。

“人呢?”

法文生開口問道。

“他往那個方向去了?!?/p>

一個留下來監視周封的法家弟子,立刻指著一個方向,開口說道。

“追!”

法文生立刻就帶著人馬追擊而去。

而此時,周封已經來到了百里之外,成功與石饑娘娘匯合。

他當然沒有去什么深山之中修煉,那是他施展出來的障眼法,就是為了欺騙紫鳶公主。

“你怎么現在才回來?”

石饑娘娘足足等候了兩天,見周封遲遲不歸,心急如焚,但是又不敢靠近帝都,只能望眼欲穿。

這種心情可想而知,有多么煎熬。

現在終于看見周封回來,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氣,同時臉色一冷,開口質問道。

“擔心我了?”

周封微微一笑。

石饑娘娘立刻愣了一下,扭過頭去,辯解道:“才沒有,誰擔心你???”

“沒有嗎?那就算了,本來給你帶來了一個好消息的……”

周封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什么好消息?”

石饑娘娘連忙問道。

周封卻不說話。

“不說就算了!”

石饑娘娘跺了跺腳,生氣的走到了一邊,嘟噥著嘴,像個小孩子似的,把石頭踢進河里,發出噗通,噗通的聲響。

如果是石饑娘娘的本尊,活了成千上萬的妖怪,肯定就不會這樣。

“你就告訴我一下吧?!?/p>

過了一會兒,她似乎忍不住了,又沖過來對周封說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