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芒眼中忽然有些不忍。

“其實我也不知道你娘親來自于什么族門?!?/p>

?。?!

葉焱盯著邱芒,盯了對方半天,就這么一言不發。

此時邱芒也被盯得心理有些發毛了。

“你要相信我,這話不存在任何的欺瞞,如果我知道了,為何不告訴你?你要知道我現在可是身不由己。畢竟你隨時都能殺得掉我?!鼻衩⒄f道。

“我雖然不知道你娘親的確切身份,但是——”

說到了這里,邱芒故意賣了個關子。

葉焱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來。

見葉焱已經感興趣,邱芒頓時暗松了一口氣。

無數道的目光紛紛朝著這個方向凝視而來,眼中透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你娘親來自于莽荒域,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八大莽荒族之一,畢竟你和你妹妹的血脈不凡,而你爹來自于葉家,葉家追根溯源,并無無上極境強者的血脈?!鼻衩⒅毖缘溃骸叭~公子,這句話對你父親并無冒犯之意?!?/p>

葉焱點點頭,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無上極境的血脈,比神武境強者要珍貴的多,他們擁有著極強的先天優勢,有些人甚至剛出生就已經是真武境強者,不需要覺醒武脈,無需鍛體便可達到此境界!”

秦羽等人一聽,臉上都紛紛露出駭然之色。

剛出生就是真武境強者?

乖乖,這等血脈的確很尊貴??!

“這還是最弱的,有些人一出生就是玄武境強者,這一點并不夸張,而且修行的速度也是日行千里,所以你娘親那些族人的態度也是很正常的?!鼻衩⒗^續說道。

“神武境會覺醒元神,這個階段修煉的是神通和武道法則,到神武境之后便會踏入無上極境,元神會有九變之境,每一變都極其關鍵,成功者便可踏入圣境!”

諸人聽到這句話,臉上露出紛紛吃驚的神色。

這對于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扇神奇的大門!

過去他們只知道九州八荒之地,武道修為有四大七小之別,殊不知玄武境還會凝聚源相,突破后才可踏入神武境。

更是不知這神武境覺醒元神,修行武道法則和神通,從而讓元神蛻變至九境,踏入無上極境!

無上極境對他們來說已經相當地強橫與遙不可及,而今邱芒再補充元神九變之后,竟還有圣境的存在!

“圣境到底有多強?”秦羽吞了吞一口唾沫問道。

邱芒淡淡瞥了秦羽一眼。

“一星半圣便可手撕虛空,九星半圣打一個噴嚏可以摧毀一個超級帝國?!鼻衩⒌p吐道:“在這之上還有圣者、圣王與圣皇等等,這些人的實力更是強橫得可以開天辟地,甚至創造一些空間經營強大的勢力?!?/p>

伴隨著邱芒說出這句話,虛空忽然變得一片死寂...。

這未免也太強了吧。

打個噴嚏,滅掉一個超級帝國?

且在這之上還有圣者、圣王和圣皇?

“可能有些扯遠了?!鼻衩⒗厮季w,繼續組織語言說道:“然后你娘親的家族,曾經出過一位一星半圣,那個人的武道實力很強,強到莽荒域有一段歲月只屬于他一個人的!”

“你的意思是?”葉焱忽然好想抓住了點頭緒。

“葉公子,有些話他終究是猜測,在下也只是一時的猜測,并無真憑實據?!鼻衩⒄f道。

猜測?

有些事情并不是空穴來風的,哪怕是空穴來風又如何?

只要自己順著這條線索摸下去,早晚有朝一日能夠摸清底細,而且葉焱已經大概猜測到了一些情況。

“那么,莽荒域的八大莽荒族,有過一星半圣分別是哪幾個?”葉焱淡淡問道。

“麟族、戰族、羽族、靈虛族?!鼻衩⒊烈鞯溃骸斑@是我目前知曉的,是否有沒有其余未知的我就不清楚了?!?/p>

諸人心情非常地沉重。

他們不知道這些還好,一直到在這上面還有如此高深的境界,一瞬間只覺得比井底之蛙還井底之蛙,甚至都不敢自稱是螻蟻了。

“第二,關于我的身份?!鼻衩⒄f道:“其實我就是一個煉器師,只不過當初遇到一位高人點化,所以對于魔器有著偏執的狂熱,這主要還是因為我修行的功法?!?/p>

說著邱芒便功法運轉,眾人旋即看見邱芒的身體忽然有著一層層的黑芒覆蓋而上,那黑芒讓邱芒武道氣息不斷地增強。

“黑靈殉祭!”葉焱看著邱芒,臉上露出一抹詫異。

邱芒比葉焱還要吃驚。

他不明白,為何葉焱一眼就能夠看出他的功法,甚至名字一字不差地念了出來!

眼前的這個少年他竟有點看得不透徹了。

“老大,什么是黑靈殉祭?”孔恨天問道。

“黑靈是有怨恨之氣的萬物生靈,修煉此功法的人,一旦吸收這些生靈,武道修為便提升數倍,又稱吞靈為鯤?!比~焱開口說道。

與此同時心頭卻閃掠過一個疑惑的念頭。

到底是誰將這魔族的功法帶到九州八荒之地來的?

葉焱不明白。

  -酷匠網唯“p一v☆正u版a,其^他X都是y#盜版‘@0

“給你這套功法的人,你是否還記得他?”葉焱問道。

“記不得,我甚至連他長成什么樣都不知道,他就披著斗篷?!鼻衩u了搖頭說道。

如果邱芒所言非虛,那么對方一定是有意要隱瞞。

葉焱皺起了眉頭。

帝師邱芒這條線索,原本他以為應該不會有錯,結果到頭來居然又陷入了死胡同里了?

他現在唯一能夠知道的是,他娘親的家族,很有可能來自于莽荒域的麟族、戰族、羽族、靈虛族中的一族。

當然,也可能都不在其中一族,畢竟邱芒也不敢保證。

最讓葉焱感到無奈的是,就連邱芒和魔族到底有何關聯,竟也到了死胡同里頭??!

真是見瑰了??!

葉焱眉頭皺得很深。

“不過我倒是還有一條很重要的線索!”邱芒忽然開口說道:“是關于你爹的下落!”

葉焱,還有秦羽一眾,此時都紛紛抬起頭,目光熾熱地看向邱芒。

“但是危險重重,葉公子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鼻衩⑦t疑道。

葉焱手掌一握,努力平復心中的情緒。

“可以,你說吧?!?/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