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件事?

眾人聞言紛紛一陣愕然。

什么第三件事?

哦不對!

現在重點不是這個!

重點是……

這葉玄,很顯然是用一種似乎不太禮貌的方式,在暗示姑蘇廉貞什么!

眾人相信,姑蘇廉貞這等存在,如果他內心思付好了某些事情的話,定然會第一時間說出來的。

絕對不可能……

說了只有兩件事,結果,還需要被人提醒第三件事。

所以……

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

現在這葉玄,是在將姑蘇廉貞的軍!

當然,說是將他的軍,也不盡然。

憑借姑蘇家四子狀元的頭腦,自然已經隱隱猜出,葉玄是和姑蘇廉貞,通過靈識產生了達成了某種共識。

  ?…看$正e版“章節V上◇,酷^匠@●網xg0P

從姑蘇廉貞那句“我們姑蘇家的家事”,便可以完全看出姑蘇廉貞的態度!

這位老爺子……

擺明了是要關上門來,解決“自家事”。

但……

你葉玄,現在什么意思?

甭管你剛才和廉貞老爺子是怎么溝通的,現在老爺子擺明了是要保你了,而你這忽然冒出這么一句……不是讓老爺子臉上難看嗎?

果然。

在聽到葉玄這句話后,姑蘇廉貞老爺子,眼底深處,隱隱出現了一絲不悅的神采。

當然……

這一抹眼底的神色,幾乎沒有人看到。

只有葉玄……

通過這姑蘇廉貞身上那隱隱閃動了一下的靈識波動,判斷出……他有點生氣。

不過,對于這個,葉玄毫不在意。

而且,他就是要讓這姑蘇廉貞不爽。

合作歸合作,達成共識歸達成共識,這也只是因為目前的局面才牽制下的結果而已,若自己沒有擁有如此震撼的底蘊的話,說不定這姑蘇廉貞就直接對自己下死手了!

換句話說,姑蘇廉貞愿意站在自己這一邊,不是姑蘇廉貞好心,更不是有人真的愿意幫自己,而是憑借他葉玄自己的本事,一步步算計到這一局面!

所以,和姑蘇廉貞這種人物合作,你對他客客氣氣,是沒用的!

大家只是各取所需,互相牽制與利用!

你只有表現的越強勢,對方才越愿意與你合作!

哪怕,對方時時刻刻都想殺了你。

但這種壓力,卻始終都要給予對方!

“呵呵,倒是老夫忘了說了?!?/p>

在所有人都氣息越發凝滯的時候,這姑蘇廉貞,竟然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須,做出一副淡淡然的模樣:“葉玄,你是我姑蘇家的女婿,從今以后,也算是我姑蘇家的人了。所以,這第三件事,便由你來替老夫說一說吧?!?/p>

此言一出,全場所有人,全都是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尤其是姑蘇杰??!

從一開始到現在,這姑蘇杰都在拼命的思考,葉玄和老爺子之間,到底是達成了怎樣的共識!

畢竟,他也是姑蘇家的七小龍之一,頭腦絕對常人可比,自然猜到了什么。

在廉貞老爺子說出那句“我們姑蘇家的家事”的時候,他便知道……一切都完了!

雖然不太清楚葉玄用的什么方法,但毫無疑問……

他得到了廉貞老爺子的庇護!

但緊接著,葉玄好死不死的冒出了那句莫名其妙的話,姑蘇杰內心,是稍稍有些竊喜的。

他感覺葉玄是蹬鼻子上臉,不識好歹,自作孽不可活。

廉貞老爺子是什么身份脾性?

豈容你一個狗屁小子,坐地起價?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

在姑蘇向北等人,甚至都覺得廉貞老爺子要變臉的時候,卻等來了……這么一句話!

“廉貞老爺子,竟然讓葉玄……替他說一說??”

姑蘇杰的內心,仿佛不斷顫動的擺鐘一樣,咯噔咯噔不停作響!

這……

是什么情況?!

老爺子何時給過人這么大的面子?!

老爺子讓葉玄說?

這擺明了……是老爺子也不知道葉玄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所以干脆直接將發言權給了葉玄??!

這一刻,不僅是姑蘇杰心里震驚無比。

姑蘇家四子狀元的面色,也是徹底變得凝結起來。

四人都不是尋常人,無論他們現在是怎樣的立場,都……徹徹底底的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小瞧這葉玄了!

“的確,如此小事,就不勞煩廉貞老爺子親自來宣布了?!?/p>

葉玄笑了笑,微微點頭,雖然表情依然輕描淡寫,但話語中,倒還算是給了姑蘇廉貞些許臉面。

葉玄看向那吳青山道:“從今往后,馬無量就是你們江南武道協會的名譽會長,與會長平級。名譽會長的意思,就是享受同等待遇,但卻不需要操心你們江南武道協會的瑣事?!宄??”

臥槽??!

聽到這話,全場差點兒炸開了鍋!

有些年輕小輩,徹底沉不住氣了,紛紛嘩然!

這……

這是摁著江南省武道協會的頭皮,一陣狂打??!

但當下這個局面,江南武道協會,敢有任何怨言嗎?

不敢!

敢說一個“不”字,姑蘇廉貞分分鐘降怒下來!

此刻,姑蘇廉貞瞇起雙眼,淡然而立,仿佛高高在上的世外高人。

雖不說一個字,但……

卻宛如一尊神像般,帶著天然威壓!

“明……明白!”

吳青山面色煞白,內心糾結異常!

但……

他還是連連點頭應是!

只不過,他最終還是補充了一番話:“這個當然沒有問題,馬王爺被稱為江南省第四大宗師,如今第一大宗師司徒老鬼,以及第三大宗師邱滿堂,已經相繼離世。所以,由馬王爺來擔任我們江南武道協會的名譽會長,倒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我們需要將此事,請示一下……「冷長老」?!?/p>

嗯?

一聽這話,葉玄微微瞇了瞇眼睛。

這“冷長老”,又是何許人也?

你吳青山直接被姑蘇廉貞欽點為會長,都不需要請示。

怎么一個名譽會長,反倒是需要請示了?

葉玄稍稍沉思,正想說話,姑蘇廉貞一個靈識微微朝著葉玄甩過來,但是這靈識,并沒有任何攻擊性,更像是對葉玄的一種提醒!

哦?

葉玄心里微微一頓。

讓姑蘇廉貞,都忍不住提醒一下自己?

看來,這吳青山口中的“冷長老”,有點兒東西啊。

“好了?!?/p>

就在這時,姑蘇廉貞淡淡道:“這里沒有你們江南武道協會的事了,馬無量的名譽長老一事,的確是老夫的決定?;厝ズ?,你們去與你們的冷長老溝通,若有哪里不明白,便可直接聯系老夫?!?/p>

“不,此事,無需麻煩廉貞老爺子?!?/p>

葉玄忽然道:“直接讓那個冷長老,與我聯系,便好?!?/p>

一聽這話,姑蘇家眾人和武道協會眾人,紛紛倆眼一瞇。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葉玄的時候……雖然仍有一絲驚嘆和忌憚,但……卻隱隱多出了一絲怪異的神采。

就仿佛……

是看一個將死之人一樣!

姑蘇廉貞,此刻也是微微側目,用類似的眼神看著自己!

嗯?

葉玄心里微微犯起了嘀咕。

這……

什么情況?

在已經猜到了我的手段和實力,并且有姑蘇廉貞這么一個表面上的靠山的情況下,你們仍然……

把我看做“將死之人”?

這個冷長老……

難道是比姑蘇廉貞還要強大存在嗎?

可是……

姑蘇廉貞剛才一番指點江山,又顯然是沒有把江南武道協會放在眼中,怎么……會對他們背后的名為「冷長老」的人,有如此怪異的區分對待呢?

這讓葉玄稍稍有些好奇。

但……

卻又……

很有意思!

“葉玄,你確定?”

姑蘇廉貞看向葉玄,那淡淡的眼神之中,明顯再次給葉玄暗暗投送來一個提示的眼神。

但越是這樣,葉玄就越是好奇。

“確定?!?/p>

葉玄微笑點頭。

“……”

姑蘇廉貞略微沉默,轉念對吳青山道:“行了,你們走吧。這里沒有你們的事了?!?/p>

“是!”

吳青山等人此刻如蒙大赦,紛紛抱拳鞠躬。

但在他們轉身離開的那一刻,葉玄隱隱看到……

這幫人偷偷瞟向自己的眼神之中,竟然多出了一絲怪異的幸災樂禍的感覺,和一絲戲謔!

最重要的是……

不遠處的姑蘇向北,竟然下意識地做出了一個捂臉搖頭的動作。

“……”

這一下,葉玄是真的犯嘀咕了。

他并不是怕,而是越發好奇了……

這個冷長老……

到底是個什么人物???

之前怎么就沒聽說過呢??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