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沒想到王震沒去找洛長輝而是去了陪都,而且看元浩這樣子就知道,王震恐怕是被元家給算計了。

而且元家這么迫不及待就想要來接受王家,只怕王震現在的境況比秦城想象的還要更差。

元浩感受著身周的壓力,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點頭道:“你果然已經是中品宗師了?!?/p>

“聽說你在京城之中也很吃得開,鬼見愁為了你把京城都是鬧翻天了?!?/p>

“不過就算是鬼見愁也不能夠違背化勁宗師協會的規定吧?”

化勁宗師協會的規定無非就是說不讓化勁宗師在城市之中廝殺,王家的別墅區就處在省城之中,也不算什么偏僻地方。

如果說秦城真的和元浩開戰,元浩雖然打不過,但肯定還是能夠逃上一陣的。

在這戰斗期間肯定是會對省城周邊的居民造成影響,也會讓省城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是不能違背,不過你也沒法逃,大不了就是騷擾一下王家這群人,這對我來說,也沒什么影響?!?/p>

“我找你不過是想要提前知道消息罷了,大不了我就去你們元家走一趟?!?/p>

“既然你知道規矩,那你也應該明白,若是無緣無故監禁一位化勁宗師,我也是可以向化勁宗師協會舉報的?!?/p>   酷=匠`I網@t唯kr一uw正、}版m,y其t#他nR都是盜/V版+%0*

化勁宗師之間有著仇殺很正常,只要不危及到普通人,化勁宗師協會都不會特別去管。

不過要只是單純監禁的話,那就不行了,誰知道會不會是國外的奸細?

尤其是在秦城遇襲的這個當口,審核將會變得更加嚴格,秦城斷定元家是不敢冒這個風險的。

不過元浩的臉色并沒有因為秦城說的這番話而有什么變動,那么王震應該就不是被他們關押起來的。

“雖然你說話還算有邏輯,但是想要套我的話,你還是太年輕了?!?/p>

元浩微笑著道:“況且我們元家本來就沒有破了這規矩,我們可沒有監禁王震?!?/p>

“一來,王震是主動去我們元家的,二來,對于王震的傷勢,我們元家也束手無策,只能夠留在府上好好照顧?!?/p>

秦城聽懂了,元家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王震心甘情愿地吸引了過去,隨后引動了他的傷勢,讓王震就那么病死在元家!

“卑鄙!”

秦城閃過一抹怒色,元家為了傾吞王家的產業還真是煞費苦心!

“卑鄙?”元浩嗤笑著道:“當初王震拐走我元家最年輕的天才時,你怎么不說他卑鄙了?”

“我們元家失去了一個足以繼承我們元家家主之位的天才,讓她一個能夠邁入化勁宗師的人在家里當什么賢妻良母!”

“我們元家在省城的地位越來越低,就跟我們青黃不接有著極大的關系!”

“你說,王震他是不是該死!”

元浩應該和元英并不是直系親屬,所以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就像是站在第三者的視角敘述,但憤怒倒是真的。

秦城挑了挑眉道:“如果說你們家族之中的那位天才并不想要按照你們的安排成為一個化勁宗師呢?”

“不可能,哪兒有武者會不想要成為化勁宗師的,肯定是那王震給她灌了什么迷魂湯藥!”

元浩怒視著秦城,看來在他心里是無比認可這個說法的,就算秦城的實力比他強,也別想讓他低頭。

秦城有些無語,看王震這么多年都未曾再娶其實就已經表明他對元英的感情了,這還用得著什么迷魂湯藥。

秦城也不是沒有見過那些擁有著出眾天賦卻不想練武的武道天才,只能說這在乎于自己的選擇。

而元家想要把一整個家族的壓力強壓在一個追求著愛情的女孩子身上,是相當可恥的。

“我看不是王震在蠱惑你們元家的人,而是你們元家包括你在內的幾個人實在是不會管理家族?!?/p>

秦城不顧元浩微變的臉色,繼續說道:“你們元家幾個高手不思進取,一味押寶在后代身上,還敢拿出來說,也不嫌丟人嗎?”

“你懂什么,陪都之中魏家最大,我們幾人在魏家的眼皮子底下,又能夠做些什么?”元浩怒吼道。

“沖我發火有什么用?”秦城攤了攤手道:“魏青來陽城的時候我敢把他打出陽城,換做你們,敢嗎?”

“你那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元浩咬牙道。

秦城擺了擺手道:“算了吧,跟你這種人說再多都是欠奉,你現在就有兩個選擇?!?/p>

“一是告訴我王震的事情,然后把我帶回你們元家去,二是就留在王家作威作福,只要你離開,我會馬上跟住你?!?/p>

說到這里,秦城露出了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看得元浩心頭一抖。

很明顯,只要元浩敢走得偏僻一些,秦城就會立刻動手,而且是毫無預兆的那種!

“好好考慮吧?!?/p>

秦城拍了拍元浩的肩膀,順便散去了自己的氣勢人,接著就轉身朝著王家別墅之外去了。

王開山等人張了張嘴巴,雖然他們也害怕元浩會重新跟他們算賬,但讓他們開口留下秦城,這也實在太難為情了一些。

可是元浩現在也沒空理會這群戰五渣,他的臉上陰晴不定,顯然是因為秦城剛才的話而有些波動。

就實力上來說,元浩絕對沒信心能夠在秦城手里撐住太久,如果秦城真要下狠心盯住他,那是遲早都能找到機會的。

秦城一邊緩緩往外走,一邊卻是在注意著身后的動靜,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并不愿意元浩選擇龜縮在省城。

因為秦城也不知道王震現在的身體狀況,要是被拖了太長時間的話,也很麻煩。

這是一場博弈,秦城在賭元浩如他剛才所說的那樣,失去了銳氣!

秦城一直走出了十來米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元浩道:“上車吧,跟我一起去元家?!?/p>

秦城微微松了一口氣,背對著他的元浩也同樣松了一口氣,然后趕緊上了車。

等到車子離開之后,王家人才最終放松下來,畢竟兩個化勁宗師之間的交鋒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

王開山卻是趕緊打電話聯系屬下道:“趕緊撤銷對付徐家的行動!”

掛斷電話之后,王開山想到秦城看他那一眼,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