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虛空之上龍王與白無常正在對峙著,眾多浩海城的強者已經將附近區域包圍了起來,趙若彤不免得又擔憂的看著一旁的苦大師。

“苦大師,我們要不要讓眾位長老上前幫忙,浩海城聯盟那邊的強者數量太多,恐怕海族支撐不了多久?!?/p>

“哼,我們先不用著急出手,再等等看吧!”

苦大師冷哼一聲,倒是的他的話語卻讓趙若彤疑惑不已。

“苦大師,我們還需要等什么?”

“這里怎么說也是海族的大本營,如果龍王手中沒有一絲底牌,以它們的力量扛不住人族眾多強者的圍剿,那日后還能指望這群貨色拿下滄瀾大陸的控制權?”

當他們兩人還在說著海族的事情,虛空之上的對峙在一起的雙方勢力卻已經戰到一起。

沒有趙若彤身后的神秘勢力強者支援,光憑龍宮里的強者力量壓根就扛不住人族的進攻。

“龍王,再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扛不住,對方強者人數太多了?!?/p>

龜老者一直在龍王附近抵御著人族的攻擊,當他好不容易將身旁一位進攻的人族強者逼退,龜老者郁悶的沖不遠處龍王抱怨著。

“該死的,那群神秘勢力的強者呢,為何他們不出來增援?!饼埻醪桓实呐叵?。

“龍王,我們不能將希望放在別人身上,無論如何都要想想辦法解決當前的困局,要不然龍宮危已?!?/p>

龍王臉色陰沉的看著四周被打得節節敗退的眾多長輩,原本憑借著龍氏一脈的威壓它倒是可以控制一部分海里的兇物對付這些人族,只可惜對方手中有三叉戟此等逆天的武器正好克制了他的手段。

“嘎嘎嘎,龍王,沒想到龍宮有一天也會變成這樣吧,浩海城雖然沒落了,但今天本城主那怕拼著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損失,我等也要將整個龍宮踏平了?!?/p>

龍王不甘的看著手持三叉戟朝他畢竟的白無常,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恐怕白無常已經被對方殺了無數遍。

“本王不甘心,你們有三叉戟在手,深海中的各種兇物不會攻擊你們本王可以理解,那海底威壓的問題呢,為何你們這些人都不受威壓的影響還能猶如陸地之上正常發揮?!?/p>

“嘎嘎嘎,想不懂嘛,那就不要想了,也許就連天道都看不慣海族的作風站在人族這邊呢?!?/p>

白無常陰沉一笑,隨即他又加大了手中三叉戟的靈力輸出。雖說龍王的底蘊確實要比他強不少,不過有三叉戟神兵的振幅,一時間白無常并未落于下風。

隨著時間推移,眼看越來越多族中長老被人族聯盟勢力擊傷,白無常臉上瘋狂的殺意越來越甚就仿佛走火入魔了般,他拼著身體受傷的代價將白無常連帶神兵一起擊飛出去后,龍王快速朝一旁正在與浩海城一位太上長老交手的龜老者方向殺去。

“龜老,這里由本王和眾多先輩頂著,你且去龍宮深處的禁止地牢走一趟跟關押在地牢最深處的魔龍談個條件,只要它愿意出手將這些進攻的人族干掉,本王可以還它自由?!?/p>

龜老者自然知道龍王口中的魔龍是何方神圣,待對方的聲音落下,龜老者立馬反對的說了一句。

“龍王,不行,那條魔龍有多恐怖你心里應該很清楚,將它放出來恐怕后患無窮!”

“已經管不了那么多,將它放出來對付這群人族最好不過,先把這次危機解決了再說?!?/p>

“這......”

眼看龜老者還愣在原地遲疑著沒有動手,不遠處剛剛被擊飛的白無常又在快速逼近中,龍王又忍不住黑著臉吼道。

“還愣著做什么,趕緊去啊,難不成你真要看著龍宮被這群人族給毀了?!?/p>

“該死的,老夫這就去?!睙o奈之下龜老者還是妥協了。

原本雙方就處于大混戰中,對于龜老者的消失白無常眾人并沒有察覺,倒是一直躲在暗處觀戰的趙若彤與苦大師卻發現了龜老者的行蹤。

“苦大師你看,那不是龜老者嘛,雙方大戰在即,他不參戰為何要偷偷跑掉了?!?/p>

“如果不出意外,想必那老頭應該是搬救兵去了,呵呵,這樣才有意思?!笨啻髱熇淅湫α诵?,對于龜老者的去處他倒不是很關心。

龜老者還不知自己的一舉一動全被神秘勢力的兩人看在眼中,隨著他一路朝龍宮深處一個隱秘的房間中跑去,沒過多久他便在通道最盡頭的地方停了下來,雙眼緊緊盯著地面之下。

“誰,誰在上面?!?/p>

過了沒多久,原本只有龜老者一人的通道中突然響起一陣虛弱的聲音。

“這股氣味是,沒想到是你這老不死的東西跑過來了?!?/p>

“魔龍,我們有數百年沒見,沒想到你還記得老夫的氣息?!饼斃险呱裆珡碗s的盯著地面說道。

透過他這雙凌厲的雙眼,加上通道上微弱的光線,原來龜老者一路過來的通道之下居然別有洞天,下面似乎還有更深的地方。

“嘎嘎嘎,數千年前老夫便是敗在你跟那條小龍手中,就你身上那些氣味,恐怕老夫直到死都忘不了?!蓖ǖ乐型蝗豁懫鹨魂嚡偪竦男β?,似乎這股聲音的主人還未將話說完一般,隨后對方蒼老的聲音繼續響了起來。

  酷$√匠K)網首發◇!0◎^

“今日你這老東西居然有空跑到這里,說吧,你跟那條小龍又想打什么主意,對了,讓那條小龍別癡心妄想了,只要老夫還活著,他休想用老夫的精血來提升血脈?!?/p>

“哼,今日老夫不是過來和你說這事,再說血脈之事乃你們種族之間的糾紛,老夫不會參與其中?!?/p>

“呵呵,這倒奇怪了,你若不是過來當說客,今日無端跑到這暗無天日的地方做什么,千萬別說特意過來看一看老夫這種虛偽的話?!?/p>

說到最后神秘人瘋狂的笑聲又跟著響了起來。倒是站在通道之上的龜老者似乎對地牢中的神秘人很熟悉般,也不計較對方說的東西。

“魔龍,你想不想出去!”

“滾,那怕老夫失手當了階下囚,現在也輪不到你們這群人來嘲諷,要殺要剮直接動手便是,成王敗寇老夫已經做好打算?!?/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