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離婚協議書的內容之前,林子俞其實并不相信劉蘭珍。

自己的老媽,自己最清楚,類似的事以前都出現過好多次了,都是老媽搞出離婚協議書,想逼迫她們離婚,只是一直沒有成功。

因此這一次,林子俞下意識也是不相信的,覺得肯定又是劉蘭珍在鬧事情。

但是當她看清楚離婚協議書上的內容時,驟然變了臉。

這份離婚協議書,和之前劉蘭珍胡鬧弄出來的不同,這份主要提出了兩點:凈身出戶和補償20萬。

看似對楊風來說是很離譜的兩個條款,但在林子俞眼中卻顯得截然不同。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有兩個錢就了不起?”

林子俞一把將離婚協議書甩在楊風臉上。

“是,我知道你變賣了一些首飾等東西,手頭富裕了,有錢了嘛??蓻]想到你終究是印證了那句話,男人有錢就變壞,你也不例外,真是讓我失望?!?/p>

結合楊風之前干的那些事,比如縱火案以及和郝麗麗之間的丑聞,明顯能看出他的心思不再純正了,腦子里整天想的都是一些污穢不堪的事。

“我沒有,子俞,我不相信你看不出這份離婚協議書有多假,怎么可能是我草擬出來的呢?!?/p>

楊風自己都納悶了,心想這么假的協議書,怎么就能博得林子俞的信任呢。

“行了,別說了,沒意思?!?/p>

林子俞沒心情再跟他多說,其實她對楊風的所作所為都默默地看在心里,這次的事,確實是楊風心態失衡了。

他為了跟自己離婚,連女兒都不要了,還要拿出20萬來羞辱她。

表面上看著確實很荒唐,但林子俞最近一段時間一直都有察覺到楊風變了很多,有很多事都瞞著她。

看到林子俞和楊風之間的關系鬧僵,一邊的劉蘭珍是最高興的,這不就是她想要看到的結果?

既然她這邊沒能直接拿下楊風,那么借機破壞兩人之間的感情也是好的。

這幾天,蔣宇在對她發起瘋狂的追求攻勢,幾乎是天天來他們家,每次來都是大包小包,各種珍貴的禮物往家里帶。

就這點殷勤一獻,劉蘭珍又對蔣宇改觀了。

“子俞,你聽我說,我們不是說好了,有什么事都要冷靜下來說清楚的嗎?我們都互相發過誓的,你忘了嗎?”

楊風急切地看著她。

今天這事要是讓劉蘭珍得逞的話,那么他和林子俞之間的感情就是真的危險了。

“我記得,”林子俞沖他點頭,“可就是因為我記得,才會覺得可笑,當初居然幼稚地對你發過那種誓言,我后悔,我惡心?!?/p>

她看楊風的眼中不帶有任何感情色彩,陌生得讓楊風接下來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因為他也感覺,沒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了。

“你不是想跟我離婚么?好,我簽字,我簽字還不行嘛!”

林子俞從公文包里拿出來一支筆,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離婚的日子,隨便你定一個吧,其他的話就別再多說了,我不想聽,更不想說?!?/p>

說完,她就把協議書扔到了楊風身上。

楊風打開離婚協議書看了兩眼,面色驟然沉了下去。

“你要離婚是嗎?行,也別選時間了,就明天吧?!?/p>

泥人都有三分火,遇到這種情況,但凡是個正常人都忍受不了,楊風此刻就是到了爆發的邊緣,已經忍耐到極致了。

“離婚?你同意了?”林子俞顯然是沒想到楊風會這么回答,當時就愣了一下,緊接著才回過神來。

她格外多看了楊風兩眼,略感到驚詫,不過緊接著就露出了苦笑。

離婚這事本身就是楊風主動提出來的,她有什么可驚嚇和意外的。

“明天不行,”林子俞的面色愈發清冷了,“明天我有事,后天吧?!?/p>

“子俞,別啊,要離婚就得趁早,省得多生事端,就明天唄,反正現在離婚也方便,去民政局領個離婚證就行了,幾分鐘的事?!?/p>

劉蘭珍是巴不得他們兩個立馬離婚。

“不,媽,明天我是真的有重要的事?!绷肿佑釗u頭拒絕了。

“我的好女兒啊,你這回就聽媽一次吧,你明天能有什么事啊,能比離婚還要重要?”

“嗯,比離婚重要,”林子俞瞄了楊風一眼,“明天是我的訂婚宴,當然比離婚重要?!?/p>

“訂婚宴?”劉蘭珍剛想動怒,但是仔細一琢磨,頓時樂了。

訂婚宴!

礙于我了個去,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她喜不自禁,連忙問林子俞:“是跟誰訂婚???媽怎么都不知道?”

“蔣宇?!绷肿佑峥粗鴹铒L,故意高聲說道。

“小蔣?”劉蘭珍稍微愣了一下,緊接著就露出了滿臉的笑容,直說蔣宇的好。

“子俞,你可終于是想通了,對嘛,就應該這么做,跟楊風那個窩囊廢離婚,去追求幸福生活?!?/p>

她的表情還是有點僵硬,沒能及時反應過來。

今天她這心真的是跟坐過山車似的,起起落落沒有個定性的時候。

本來是想趁著蔣宇猛烈追求林子俞的時候,搞點手段讓林子俞和楊風離婚,來個助攻,沒想到失敗了。

但這沒有結束,緊接著,林子俞成功被她一個離婚協議書給離間了。

最勁爆的是,楊風那個孬種,今天居然剛硬了一回,這簡直是正中下懷??!

這么一來二去地,本來一潭死水愣是被盤活了。

劉蘭珍激動得眼眶都濕潤了,她足足努力了四年啊,眼看著就要成功拆散這兩人了。

“就后天吧,”林子俞故意拔高聲音對楊風說,“明天我有大事要做,只有后天才有時間,你看怎么樣?!?/p>

“好,我沒有意見,那就后天?!?/p>

楊風并不多說,回答完,直接轉身就走,絲毫都不拖泥帶水。

看到楊風的行為,林子俞不禁輕咬牙關,握緊了拳頭,面色并不好看。

而這時候,眼看著楊風走到門口就要出去了,林子俞不甘心地沖著他的背影又叫了一聲:“明天你會來參加我的訂婚宴嗎?”

楊風停下了腳步,背對著她,沉默片刻才緩緩開口:“沒意思?!?/p>

撂下這句話,他頭也不回地開車離開了。

望著楊風迅速消失的背影,林子俞不知道怎么了,鼻子一酸,眼睛瞬間就紅了。

她直感覺心里很委屈,很孤獨,感覺全世界這么大,卻沒有一個人理解她。

“子俞,太好了!沒想到你都和小蔣走到這一步了,居然明天就要訂婚了,剛才是媽昏了頭,不該跟你大吼大叫,不過你也真是的,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跟媽說一聲?!?/p>

劉蘭珍興奮的滿臉通紅。

“看來我們子俞這次是真的找到了屬于她的幸福,眼睛都紅了,也好,趁此機會擺脫楊風那個小子,很好?!绷謽s斌也在一邊開口幫腔。

“別說了,我想一個人靜靜,別來打擾我?!?/p>

林子俞的反應卻是無比異常,開門進了臥室,把自己一個人給關了起來。

剛一進房間,她就捂著臉趴在床上哭了。

她撒謊了,剛才對楊風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

蔣宇這幾天確實是在猛烈追求她,可是林子俞絲毫不為所動,哪怕對蔣宇帶著一絲獨特的感覺,也在為楊風堅守著底線,沒有答應蔣宇的追求。

之所以會說和蔣宇訂婚,那是因為被楊風刺激得。

誰讓楊風要跟她離婚來著,而且看他那說話的口氣是絲毫不知悔改,分明是鐵了心是跟她離婚的。

當時林子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直感覺大腦一沖,就脫口說出了訂婚宴的謊言。

她的本意是想引起楊風的注意,可沒想到楊風絲毫不在意,連問都沒有問一聲,甚至都沒有表露出任何不滿或者不爽。

“我不相信你是真的要跟我離婚,楊風,我知道你不會想要離開我的?!?/p>

林子俞忽然擦掉眼角的淚水,慌張打開手機,癡癡地看著手機屏幕。

楊風,我等你,我可以一直等你,等你打電話過來跟我說,跟我解釋。

林子俞現在是真的慌了,她是成年人,知道剛才她和楊風的那些對話意味著什么。

作為成年人,就是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的。

她知道那些話一說出口,就無法收回來了。

但她愿意等,這次只要楊風打電話過來跟她解釋,她都會聽的。

沒有人知道,那么驕傲的林子俞,此刻居然無力地跪在床邊,緊盯著手機屏幕,就為了等來楊風的一通電話,甚至于是一條信息。

可惜,她最終還是失望了。

她沒有拉黑楊風,也沒有刪他微信,甚至都刻意登錄了好幾年沒有上過的qq,把在線狀態改成了“在線”。

  》最新:g章`w節::上$酷匠$網W0V¤

即便做到了這種程度,她都依舊沒有收到楊風的任何一條信息。

在無聲的寂寞中,林子俞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大概眼淚都等得干掉了,心也隨之冷了。

已經是下半夜了,林子俞從來沒有感覺這么冷過,渾身的冷意是從骨髓里面散發出來的,直接向著她的全身席卷,勢不可擋。

凌晨3點,林子俞徹底死心了,苦笑著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好一會才接通,那頭傳來了蔣宇的聲音:“子俞,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

“蔣宇,我是不是一直想要跟我結婚?”林子俞沒有多余的廢話,徑直問道。

“是啊,子俞,當然了,我想要跟你在一起,想要跟你結婚,怎么了嗎,怎么突然在這個點問我這個問題?你怎么還不睡?”

蔣宇一連幾個問題拋出去。

然而林子俞這邊沉默了好一會才輕聲回答:“明天,跟我訂婚吧?!?/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