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玩夠了就回去上課吧,一上午的課程也不算多,爭取考個好點的大學?!倍物w羽笑道。

“謝謝?!狈轿溺魑⑽⒁恍?,然后趴在段飛羽的耳邊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那件羅袍到底分了多少錢?”

“怎么。還想分一半嗎?”

“小氣鬼,不告訴就算了,別忘了你還欠我三頓大餐呢?!?/p>

說著,她快步然后跑上了方文賢的車……

…………

傍晚時分,陸家熱鬧非凡,今天晚上不但陸騰達不但把段飛羽請來了,還把路陸曼筠姑姑和陸家的親戚能來的全都找來了。

昨天段飛羽力挽狂瀾救了陸家上下,這個消息雖然整個陸家都知道了,但陸騰達還是想要炫耀一番。

“大哥,曼筠和飛羽什么時候能來啊?!标憗喚陮﹃戲v達問道。

  看正c;版章節L上%酷;r匠u網.n0N`

現在陸家的親戚都到場了,就連陸老太太也收拾好了,但只有陸曼筠和段飛羽沒來。

“亞娟別著急,曼筠今天手頭的工作有點多,飛羽去接她,相信很快就到了?!标戲v達滿面笑容地道。

“這小兩口還真恩愛?!标憗喚晷Φ?。

她完全忘記了,段飛羽第一次來的時候,她對段飛羽愛答不理的態度。

“我的大舅哥,都這時候了還讓我大侄女工作,你這個當爸的可有些過分了?!标憗喚晟磉呉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笑道。

這個男子叫騰駿,是陸亞娟的老公,陸曼筠的姑父,自己手下也經營著一家公司。

陸亞娟在陸氏集團有股份,他的公司自然也能依靠著陸氏集團,現在陸氏集團前景大好,他也跟著雞犬升天,也想要巴結一下段飛羽這個侄女女婿。

“曼筠就是這個性子,我不讓她工作,也攔不住她?!标戲v達笑道。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是準備把陸家的家業傳給曼筠了?!彬v駿繼續說道。

“哈哈?!?/p>

陸騰達并沒有否定,也沒有答應,只是大笑一聲掩飾了過去。

畢竟這件事是一件大事,是不能隨便開口的,如果他只有陸曼筠一個孩子倒沒什么,可他還有陸曼成這個兒子。

而且陸曼筠還是女子,在傳統觀念里,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家業一旦傳給陸曼筠,就相當于給了外人。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一邊的呂慧臉色忽然一變。

不過幸好陸騰達沒有回答,否則她今晚都睡不好覺了。

“瞎說什么呢?!标憗喚暧酶觳仓廨p輕碰了碰他。

騰駿看著臉色難看的呂慧,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趕緊解釋道:“你看我沒喝就多了,一會兒我自罰兩杯?!?/p>

就在陸家人說話之際,劉康快步走了過來。

“陸總,小姐和姑爺回來了?!?/p>

“是嗎?”陸騰達面色一喜,立刻起身朝著外面迎接而去……

“切,不就一個姑爺嘛,弄得好像爹來了似的?!彬v駿小聲嘀咕道。

“你瞎說什么呢!”陸亞娟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告訴你,一會別亂說話,到時候得罪人自己都不知道?!?/p>

“行,行?!彬v駿笑著答應道……

陸騰達剛出門,就看見陸曼筠挽著段飛羽的胳膊親昵地走了過來。

“你們兩個怎么才來呢,親戚們可都等著急了?!标戲v達趕緊上前,笑臉相迎道。

段飛羽面無表情,若不是看在上次劉康帶的幾個高手準備對自己動手之前,陸騰達苦口婆心地勸了自己一句,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再跨入陸家的大門。

陸騰達見段飛羽沒什么反應,也不免有些尷尬。

他知道上次的事情的確是陸家做得太過分了,段飛羽的心中還耿耿于懷。

“飛羽,上次的事情的確……”

陸騰達剛要說些什么,段飛羽就打斷道:“親戚們都等著急了,有事進屋再說吧?!?/p>

聽了段飛羽的話后,陸騰達更是羞愧,如果這件事被陸曼筠知道,肯定會間接破壞父女之間的感情。

“你看我這記性,走吧?!标戲v達臉上再次露出了笑容,率先朝著別墅內走去。

“上次怎么了?”陸曼筠忽閃著大眼睛,對段飛羽小聲問道。

“沒什么,就是上次你爸請我吃了一頓飯而已?!倍物w羽笑著答道。

這件事算是他與她之間的第一次的堅持,他一開始與她領證,的確是想要錢,但日子一久他發現,自己在乎的并非是錢,而是她!

“什么時候?我怎么不知道?!?/p>

“快走吧,親戚們走等級了?!倍物w羽微微一笑,主動拉著她跟在了陸騰達身后……

二人剛剛進入別墅,陸家的親戚們圍了上來。

別墅的大廳中間放著一張大桌,這張大桌周圍足足可以圍坐三十多個人。

此時這張大桌一點空余的地方都沒有,陸家的親戚能來的都來了,上次陸老太太過壽沒能來的,也都來了。

陸亞娟走上前,先是對段飛羽笑著點了點頭,“曼筠和飛羽回來了,快過來坐?!?/p>

說著,她親昵地拉過陸曼筠的手坐在了桌前。

她的對段飛羽的態度也完全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不僅是她,陸家的其他親戚也是笑臉相迎,還主動上前打招呼介紹自己。

陸曼筠自然是要跟段飛羽坐在一起的,而段飛羽的旁邊就是騰駿。

“我叫騰駿,論輩分來說,我還是你姑父呢?!彬v駿笑了笑,并主動地伸出了手。

段飛羽象征性地握了一下手,然后淡淡地道,“我們上次好像見過?!?/p>

陸老太壽宴的時候他記得很清楚,這個騰駿一直都跟在陸亞娟的身邊,也沒少給自己白眼。

“呃……應該是見過吧?!?/p>

騰駿一陣尷尬,他沒想到段飛羽還記得自己,于是識相地閉上了嘴巴。

“你們家的親戚都在了嗎?”段飛羽對陸曼筠小聲問道。

“差不多都來了,怎么了?你有些不習慣嗎?”陸曼筠也小聲道。

“沒有,就是問問?!?/p>

這次陸曼筠和段飛羽是正主,隨著兩人進屋也到了上菜的時候,于是陸家的仆人端著菜品,開始陸陸續續地上菜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