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樓的賭場,周小昭剛剛放下牌就打了一個噴嚏,他還有些懵逼,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居然還會感冒?不過很快,懵逼就被贏錢的快樂給代替了。

“不好意思各位,我又贏了?!?/p>

短短十幾分鐘,周小昭將牌桌上的所有賭資橫掃一空,秦清榮之前還在這邊虧了兩千萬,轉瞬間的功夫,周小昭就翻著倍地賺了回來。

這個時候,人群開始有些躁動,周小昭扭頭一看,卻是一男一女走向了自己。

“周先生今天運氣真不錯,神佛難當啊?!?/p>

秦清榮見周小昭一臉懵逼,連忙道,“康哥,這位是崔家大小姐崔綸玫?!?/p>

聽到這話,周小昭瞬間了然,感情是自己贏太多了,人家正主找上門來了,當然,周小昭也不打算和崔家死磕,本來他就是看秦清榮虧錢了,打算給他稍微賺點就行,現在既然已經回本,那今晚就這么算了。

于是,他將所有的籌碼歸攏到了一起,對著崔綸玫笑了笑,“還行還行,不過我也累了,今晚就到此為止了?!?/p>

崔綸玫瞬間會心一笑,“那可要謝謝周先生手下留情了?!?/p>

聽到這話,和周小昭打牌的其中一個老者也是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看似不著痕跡地看了崔綸玫身后的崔仁志一眼,見崔仁志面無表情,好像也松了一口氣。

的確,剛才秦清榮之所以輸錢,就是因為崔仁志給他設局了,因為崔家既然打算來江南做生意,遲早會和秦家對上,還不如現在先坑秦清榮一把。

可沒想到秦清榮輸了兩千萬,直接就放大招,把周小昭給放出來了。

短短十幾分鐘,崔家的牌手輸了快一個億,這要是繼續下去,今晚整個賭場賺的錢都要賠進去。

這點錢,倒是不至于讓崔家傷筋動骨,但對崔家的臉面倒是狠狠的打擊。

所以崔綸玫出場了,沒想到秦清榮和周小昭這么給面子,直接就下了賭桌,這倒是讓崔綸玫對周小昭的評價更加高了幾分。

雙方勉強算是和解,崔綸玫主動提出要請周小昭和秦清榮去酒吧喝一杯,兩人沒猶豫就答應了,畢竟這是在人崔家的船上,人主家都邀請了,怎么能不給面子呢?

四個人直接進了酒吧豪華包廂,沒過一會兒,十幾瓶好酒就被端了上來。

“仁志,給秦少道歉?!?/p>

崔綸玫一個人坐在其中一個沙發椅上,對著弟弟輕描淡寫地說道。

崔仁志面色充血,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端了一杯酒,“秦少,今晚對不起了,是我氣量小了,剛才你賠的錢,我馬上走賬還給你?!?/p>

接近一億兩千萬的虧損,著實給了這位崔家三少爺不小的耳光。

秦清榮倒是無所謂地搖了搖頭,“這點小錢我還看不上,更何況我康哥也給賺回來了,所以崔少不必還給我了?!?/p>

崔綸玫也沒繼續要求還錢,只是暗自搖頭。

自己這個弟弟,比起秦家大少,還是有點差距,也不知道家族安排他來江南打基業,到底是不是個正確的選擇。

四個人也沒什么話題,將剛才的事情說開了,就自然而然扯到別的事情上了,反正暫時,兩家算是和解了。

喝了幾杯酒之后,崔仁志也給周小昭敬了一杯,“周先生,今天我算是對你服氣了,先是打了李鼎天的臉,又打了我的臉,不一般啊?!?/p>

這話還是有點怨氣的,不過誰都沒在意。

倒是周小昭似乎有些面色凝重,不斷打量著崔綸玫,然后忽然來了一句,“崔大小姐,你已經病入膏肓命不久矣,如果信得過周某,可以船靠岸后去我尋青藥房診治?!?/p>

崔綸玫的身體絕對有大問題,周小昭也是醫者父母心,忍不住提醒。

可這話一出,不僅崔綸玫臉色一變,崔仁志更是將酒杯直接摔在了地上,“姓周的,你特么敢咒我姐?我跟你拼了!”

“仁志!”

崔綸玫臉色也不太好看,她之前查過,知道周小昭是因為救了秦家老太,所以才會和秦清榮混在一起。

可即便是這樣,任誰被說命不久矣,不發飆都不可能。

尤其是崔綸玫,她對自己的健康可謂是極為看重,幾乎每隔一年,都要去一趟鷹國漢森醫學研究院進行身體檢查,平時的生活習慣更是自律到了極致。

她的身體狀況,那是接近完美的健康,又怎么可能像是周小昭說的那樣,已經病入膏肓,甚至命不久矣了呢。

她以為這是周小昭在嚇唬自己,甚至是在報復自己。

可她自認是一個極有涵養的人,見弟弟要發飆,便是叫住了對方,然后神情冰冷地來了一句,“謝謝周先生的提醒,不過我有自己的私人醫生,還是不麻煩先生了?!?/p>

周小昭撇了撇嘴,無所謂地說道,“既然不信我就算了,秦少,咱們走吧,省得人家趕人?!?/p>

說完這話,秦清榮和周小昭就走了,只留下憤怒的崔仁志。

“姐!周康太過分了!他居然敢咒你,我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

他今生最為崇拜的就是他的姐姐,又怎么能夠忍受姐姐被周小昭如此侮辱?還病入膏肓?我病入你大爺!

  V酷匠網…正版¤c首《‘發"0)

“著手準備吧,秦家,是我們的敵人了,從現在開始?!?/p>

崔綸玫思考了一下,也覺得這是周小昭,甚至是秦清榮故意惡心他們,甚至可能是要亂崔家的軍心。

畢竟崔綸玫才是名義上,崔家在江南業務未來的負責人。

如果打擊了崔綸玫,對崔家業務的布局打擊,也是有不小的幫助的。

崔仁志聽到這話也是微微點頭,然后便是迅速下去準備了。

當天晚上,周小昭還是沒有回自己的房間,秦清榮也沒心思找小妹妹玩一玩,就和周小昭一起睡在了他的房間,直到輪船靠岸都沒有離開房間。

秦清榮也不傻,周小昭都這么說崔綸玫了,恐怕連他都要被崔家給恨上了。

不過他沒有責怪周小昭的意思,因為他相信,以周小昭的醫術和人品,絕對不會無的放矢。

船到岸之后,周小昭就去接葉恬和黃珊珊了,他能感覺到葉恬對他濃濃的怨念。

昨夜,她滿心歡喜,沒想到卻是和一個女人睡了一晚上。

這個男人,好沒有情趣!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