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禮節,柒九年邀請所有人一起去百味軒吃了一頓,并且表示等身體好點,一定親自上門感謝眾人。

飯局結束,眾人相互告辭離去。

柒九年一一相送,心中感慨萬千。

從未想過,自己居然有如此牌面的一天。

“子堯啊,爺爺對不住你啊?!彼麤]有喝酒,卻也有些醉了。

蘇子堯輕笑:“是我對不起您啊,把您的孫女拐跑了?!?/p>

柒夢曦翻白眼:“行了,趕緊上車,我們先回家?!?/p>

她不太擅長表達自己的高興和開心,但是今天,絕對是她二十多年來,最最開心,最最高興的日子。

“對對對,先回家,先回家,聽小曦的?!崩蠣斪用c頭,一彎腰鉆進車里。

  、%看H正版aj章$節/-上Q酷D匠{網|…0r

一個小時后,車子來到星月灣,柒九年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海景房,海景別墅,哪是什么鄉下?

等到了星月一號,縱然今天的震驚已經夠多,但還是忍不住一陣感嘆。

“爺爺,您看看,喜歡哪一棟?”蘇子堯問道。

“對了,花園和果園都在左邊,還有一塊空地,您看看要不用弄個菜園子什么的,我找人來幫您弄?!?/p>

“不用不用?!逼饩拍陻[手:“我自己來?!?/p>

“房子呢,你們就給我安排靠近土地的,然后給我弄條土狗回來,到時候幫我看菜園子?!?/p>

顯然,對種地這件事,老爺子顯然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柒夢曦卻是笑道:“爺爺,這里不會有人來偷菜的,養狗完全可以養其他的啊?!?/p>

老爺子搖頭:“丫頭你不懂,咱們炎黃的土狗,那才是真的好狗?!?/p>

說著,他眼中出現了些許莫名的神采,似乎在回憶什么。

蘇子堯和柒夢曦對視,默契的沒有打擾老人家。

次日,秦宗澤來接蘇子堯,前去和戰家談判。

到了談判地點,濱海一方的人和戰家的人都已經到場。

張佩蘭和一眾柒家人也在,可惜卻不是站在濱海這邊,而是不知死活的和戰家站在了一起。

“開始談吧?!碧K子堯直接道。

這話一出,頓時有人對他投來冷漠目光。

“后生,什么時候輪到你先開口了?”

戰乾坤看著蘇子堯,眼中有毫不掩飾的殺意。

這次戰家損失巨大,全都拜眼前之人所賜,他恨不得將蘇子堯千刀萬剮。

然而在他眼底,其實還有一份深深的忌憚。

當日華先生昏倒后,躺了好幾天才醒來,一醒來便問事情進展。

戰家自然如實相告,華先生聽完后大驚,告知戰乾坤和戰無雙,戰家有大禍臨頭。

他現在身上有傷,如果蘇子堯聯合濱海幾大家,強行破壞戰家風水大局,他沒辦法幫忙。

沒辦法,戰家只能亮出隱龍這張底牌了。

有隱龍“主持公道”,戰家面對誰都不虛。

蘇子堯看了一眼有恃無恐的戰乾坤,冷聲道:“別說些沒營養的話,趕緊的?!?/p>

“一把年紀了,別逼我當眾抽你!”

這話一出,濱海這邊的氣勢頓時就起來了,而戰家那邊則紛紛驚怒。

蘇子堯這語氣,完全是將他自己凌駕在戰家之上。

卻聽一旁的黑衣人冷哼一聲,道:“沒教養的東西,這是你對前輩說話的態度嗎?”

此人黑衣之上,有一若隱若現的龍紋,這便是隱龍的標志。

隱龍的人開口,戰家眾人立刻振奮,戰無雙上前,冷冽道:“蘇子堯,你對我兒子戰勻開槍,事后又用他的性命威脅,勒索戰家的千年靈芝,你可知罪?”

蘇子堯嗤笑,談判,那肯定要先搶占道德制高點,誰站上去,誰就掌握主動權,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他剛準備開口,卻聽一道女聲響起,充滿威嚴:“戰家派人刺殺蘇先生,你戰家又該當何罪?”

韓君夢一改溫柔形象,整個人霸氣如女王。

戰無雙哈哈大笑:“我們什么時候派人刺殺蘇子堯了?”

“再說一個文明濱海的窩囊廢,我戰家為什么要派人刺殺他?”

“韓女士,說話是要講究證據的,不然我說你和蘇子堯這個窩囊廢有私情,你們就真的有私情了?”

戰家人哄笑。

韓君夢皺眉,對方的嘴,有點臟了。

見韓君夢不說話,戰無雙不由冷笑。

戰家派出去的人,已經全部轉交道隱龍的手中,想要拿出刺殺證據,根本不可能。

“沒有證據是不是?我們有!”

戰無雙看向柒家眾人,道:“告訴大家,你們在星月灣看到了什么?”

頓時,濱海眾人紛紛怒目看向柒家眾人。

“記住,你們也是濱海人?!鼻靥礻P聲音冷冽。

頓時,柒家人都躊躇了,得罪了濱海這么多大人物,今后還怎么在濱?;??

要知道他們的家業全都在濱海,到時候就算想要變賣家產離開,估計都沒有人敢接盤。

見柒家人沒動,濱海眾人稍微松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這時,張佩蘭猛然向前一步,指著蘇子堯道:“我作證,蘇子堯對戰少爺連開三槍,還用戰少爺的命,威脅戰家交出千年靈芝!”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張佩蘭身上。

張佩蘭冷哼:“就算他是我女婿,我也不能包庇他!”

“天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呢,更何況他可不是什么天子?!?/p>

戰無雙笑得更加燦爛了。

“大家聽到沒有,人證說得很清楚了,蘇子堯是不是該給我戰家一個交代?”

“你們包庇蘇子堯,是不是也該給我戰家一個交代,隱龍的大人,請為戰家做主!”

隱龍的存在,本就是為了管理古武者,此時便可以動用職權,干涉這件事。

只見黑衣人冷眼看著蘇子堯,問道:“你們有什么要辯駁的?”

蘇子堯搖頭。

濱海眾人皺眉,卻也不知道該如何辯駁。

黑衣人點頭:“那就按照隱龍的規矩,你們向戰家道歉賠償,并且答應戰家一個要求?!?/p>

“這個要求,會由隱龍來裁決是否合理?!?/p>

“倘若不合理,戰家直接失去提要求的資格?!?/p>

“如果你們不服,也可以設下擂臺,和戰家分出高下?!?/p>

他看向戰家:“你們的要求是什么?”

“等一下?!碧K子堯開口,冷笑看著戰家眾人。

黑衣人皺眉:“你想說什么?”

蘇子堯:“凡不利炎黃者,當如何?”

黑衣人:“當誅!”

蘇子堯:“戰家毀濱海風水,殺濱海龍脈,壞炎黃氣運,當如何?”

轟!

伴隨話音落下,一股恐怖氣勢自蘇子堯身上爆發。

黑衣人面色劇變:“當...當誅!”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